郑板桥和他的,简析郑板桥与谭云龙兰竹画作

图片 1

图片 2

徐仲南在“珠山八友”中年纪最长,生于1872年,卒于1953年,享年81岁。画瓷时间长,成名稍晚,青年时期以画人物为主,中年则改习山水,晚年画松竹、花鸟,一生以画竹子着称。

图片 3

图片资料

郑板桥,江苏兴化人。在清代扬州八怪中是一位最杰出的代表,勇于革新创造的书画家,道着民间痛痒的文学家,得志加泽于民的清官。正因为他人品高尚,社会上对其书画墨宝视如拱璧,争购庋藏。据初步统计,海内外公私藏家收藏的有100余家600余幅书画作品,其中赝品颇多。一些所谓鉴藏家及研究者,常常认假为真,将它发表于一些画集、书籍中,致使珷玞乱玉、鱼目混珠,许多人喜欢收藏板桥书画,是因为仰慕板桥是位名人,知道他的书画是如何如何的值钱,但并不懂得其中的真伪优劣,在拍卖会上生怕花了钱买到的是一幅赝品,这也是板桥价格拍的不是很高的主要原因。

图片 4

郑板桥,清代着名画家、书法家;原名郑燮,字克柔,号板桥,也称郑板桥;乾隆时进士,曾任潍县县令。

青州博物馆馆藏一幅清谭云龙墨竹图轴。纸本,花鸟画,水墨画法,高170、宽96厘米。用疏朗的笔墨绘出竹丛、假山和兰蕙。画幅右上题跋:兰竹石头各一家,不曾水乳乱枒槎,板桥居士聊安点,奠定高卑总不差。落款为:戊午(1798)夏五月摹板桥老人笔意。子犹,谭云龙。钤谭云龙、沐霖印。

正确掌握板桥书画风格特征,以真迹为依据,通过比较发现疑点,加以分析,最后得出真伪之结论,这是识别板桥书画主要依据和基本方法。板桥绘画以兰竹石为主要描写对象,也画过松、菊、梅、佛手、香圆、虾、蟹、菱角,但流下来的作品较少。擅长水墨,极少设色。在板桥兰竹石中,我以为竹第一,兰第二,石第三。其绘画体貌疏朗,风格劲峭,具有力的美。

徐仲南成熟时期的作品,主要是竹石,也有花鸟,赝品以此两类为多。徐氏所画竹子,多为溪边崖下水竹,构图横竖式兼有,从石后斜出的凤竹,一高一低,群居不倚,独立不惧,枝干细劲,摇曳临风,奇异空灵。从徐氏画竹的笔墨来看,主要有以下特点:一是徐氏画竹叶删去了不少烦琐的细节,但又成组成丛,聚散得体,疏密浓淡颇有章法。竹叶多为仰叶,叶梢风翻转折,无板滞之弊,爽快生动,萧疏纵逸。模仿者往往得其疏散的形式,布局平均,缺少组合的韵律,前后层次不甚清晰,零乱无章。

郑板桥资质聪慧,三岁识字,至八、九岁已在父亲的指导下作文联对。少时随父立庵至真州毛家桥读书。十六岁从乡先辈陆种园先生学 填词。大约在二十岁左右考取秀才。二十三岁娶妻徐夫人。是年秋郑板桥首次赴北京,于漱云轩手书小楷欧阳修《秋声赋》。二十六岁至真州 之江村设熟教书。三十岁,父亲去世,此时板桥已有二女一子,生活更加困苦。作《七歌》诗,慨叹郑生三十无一营”康熙秀才、雍正举人、乾隆进士。客居扬州,以卖画为生。为“扬州八怪”之一,其诗、书、画世称“三绝”,擅画兰竹。

对比观察谭作与郑作,最直观的感觉就是画面传达出来的气势。板桥的竹石图表现出一种洒脱刚正的逼人气势,显示出一种无形而又无尽的张力,孤高清凛之气跃然纸上,仔细观摩,极富艺术感染力。相较之下,谭作气势上的不足一览无遗,既乏先声夺人的霸气,又无耐人寻味的深蕴,如同观人,美则美矣,气质不足。

水墨纸本立轴100115cm

二是徐氏撇叶时胸有成竹,意在笔先,凝缩处不局促,力全而不苦涩。模仿者往住形在笔先,看一笔画一步,故而笔道呆滞,料不均匀,筋脉中缺少力量。

图片 5

先观竹。郑竹笔力瘦劲,竹干挺拔孤直,自有一种刚正之气。竹叶多而不乱,节奏感强,顿挫分明,井然有序。新枝虽细但极富弹性。相形之下,谭竹略显疲软,竹叶略大而竹干太细,比例失当,竹叶繁乱,层次不够清晰,有堆砌之感,点叶笔力不够,柔弱、呆板,灵气不足。

着录:1、启功手稿《击脑集》,1980年2、《郑板桥全集》P369,卞孝萱编,齐鲁书社,1985年6月第一版;3、《郑板桥年谱》P237,山东美术出版社,1991年12月第一版,主编:周积寅、王凤珠;4、《扬州八怪年谱》P279,江苏美术出版社,1993年5月。

三是徐氏画竹干、竹枝,笔道墨韵利落有力,苍劲挺拔,气脉连贯,节节有韵,表现出秀竹劲节凌云之气。而模仿者笔道脱略,局促无神,料色涩滞。如以模仿品与书中徐氏作品真迹对比,以上三点一看便知。

郑板桥的作品突破了传统花鸟画藩篱,他的作品不是自然景物的“再现”,不是前人艺术的翻版,也不是远离生活的笔墨游戏,是有着独特个性,有创新精神的。因而,自它的作品问世以来一直深受国内外人们的欢迎。不难发现,人们的审美标准,喜欢有个性,有意境,有创新,有感染力的作品,这就给我们启示:作品只有具有个性、创新,才有着无限的生命力。

次观石。郑氏笔下假山立多卧少,多以中锋勾勒轮廓,显示出一种桀骜孤高、绝世而独立的姿态。笔法干净利落,皴擦得宜。而谭作中的假山用侧锋,气势减弱,用墨蘸水过多,笔锋柔弱,略显拖沓,假山不见棱角,毫无嶙峋孤傲之美。

画竹。他说画竹是无所师承,其实是无一定师承,不泥古法而已。从题画诗文得知他学习过李夫人、苏轼、文同、吴镇、徐渭、高其佩、石涛、禹之鼎、尚渔庄等人。强调师造物。在家乡住处和衙斋处种了许多竹子,画竹多得于纸窗粉墙日光月影中。爱竹成癖,非唯我爱竹石,即竹石亦爱我也。创造了郑竹,提出了眼中之竹、胸中之竹、手中之竹创作三段论以及胸无成竹论。画竹冗繁削尽留清瘦,所谓一杆瘦,名曰细竹,细而不弱,坚韧挺拔如抽碧玉、如青琅玕,具有清癯雅脱之美。常常是一二三枝竹竿,四五六片竹叶,以少胜多,画外有画。随手画节,多不点节,添出主枝,省去大量小枝,虽笔断而意连。叶少而突出竹子的劲节,叶肥以加强竹子的青翠感。打破竹家所忌,画竹为桃、柳叶,而不失竹意。浓淡相宜,干湿并兼,中侧锋兼用之。以书为画,竹中瘦叶以黄庭坚飘洒而瘦的书法笔法写之;竹中肥叶以苏轼短悍而肥的书法笔法写之。

图片 6

图片 7

再观兰。板桥笔下的兰肆意张扬,笔致超凡脱俗,笔法虚实相间,意境空灵。谭作中兰的绘制有潦草应付之感,行笔拘谨,浓淡处理不甚得当,缺少自然洒脱的风韵。

画兰:学苏轼、郑所南、陈古白、僧白丁、石涛、颜尊五、陈松亭。是有选择地学,主要学陈古白、颜尊五、陈松亭秀劲一路。郑所南画兰好画根,板桥表示不作此激烈语。郑所南画兰不画荆棘,谓是纯君子绝无小人,板桥未学之。苏轼画兰常带荆棘,谓惟君子不能容小人,板桥学之。石涛画兰过纵,板桥也不学。他很少画盆中兰,而多写山中之兰。认为山中之兰春夏之气居多耳。有春夏之气必有香气,板桥画山中之兰,力图追求的就是所谓郑家香。他笔下的兰花叶短而力,花劲而逸,叶暖花酣气候浓,一片茂盛之状,正是数尺之箭,数月之花,有数十里之香的春夏之气。在画法上的特点是:叶尚古健,不尚转折,用笔直来直去,却逐步顿挫,留得住笔,否则便直率无余味,叶转处用笔蹲,体劲而用腕,写花雄浑挺拔。

另外,细察徐氏画竹时所配的青石,也能看出作品的真赝。徐氏画石以配竹,多是在画面的左右下角以三七之法起笔,有的一石独居,有的两石相依,用笔波折顿挫,似折带皴,勾画有法,灵透生动,轮廓转折之处虽不见圭角,但有雄浑之气。石块肌理以尖笔斜点皴拓,似雨点皴法,疏密有致,转折处点大色深,笔法中透出轻松的弹力,偶尔在石头边沿或相叠处以皴点苔,清新秀丽。而模仿品轮廓勾描生硬,点皴的布局平均刻板,笔法貌似神离,程式化、概念化太重,稍作比较一目了然。

自谓画竹多于纸窗粉壁见日光月影的影射怪取得。曾题道:“吾之竹清俗雅脱乎,书法有行款,竹更要行款,书法有浓淡,竹更要有浓淡,书法有疏密,竹更要有疏密。”他擅写竹,更将款题于竹石间,以竹之“介于否,坚多节”来表达自我孤高的情操。 体貌书朗,风格劲峭,自称“四时不谢之兰,百节长青之竹,万古不败之石,千秋不变之人”。蒋士铨题画兰诗中说:“板桥作画如写兰,波磔奇古形翩翩,板桥写兰如作字,秀叶疏花是姿致。”这段话,将“书”与“画”在他作品中的关系真是说得透剔极了。

最后观题跋。板桥被誉为诗书画三绝,以其独特的六分半书而知名,其字夸张,糅合真草隶篆各体,肥瘦大小各不同,偃仰欹斜任狂放,呈奇异狂怪之态,有乱石铺街、金线穿钱之誉,极难模仿。题跋处也是众多仿者露怯之处。观谭作题跋,笔力偏弱,有点过于模仿六分半书的顿挫抑扬,太过拘谨,缺乏一气呵成的长虹贯日之气。

画石。学倪云林、万个。云林画石先用侧锋勾轮廓,再反复皴擦,不用染,这是不同于黄公望的地方。板桥取云林侧锋用笔,以白描写意手法写出坚硬之瘦石轮廓,不施渲染,但不作反复皴擦,而石之圭角比之云林更加明显;又取万个数笔皴,但不作披麻皴,而是用北宗斧劈横皴,又取苏轼丑石之势,熔铸成郑家之石。历代画家画石多画太湖石。而板桥则画黄石,他爱画黄石,强调有峭角,也许更能借此抒发其胸臆吧。她画石一般不点苔惧其浊吾画气。

把握徐氏填色之特点,也是区别作品真赝的关键。徐氏以墨色撇画竹叶后,并不在每片叶子上填彩,而是着眼一丛一组,注重整体,以取象传韵的手法傅彩。而模仿者没有胸中之竹,按叶填彩,呆板僵硬,往往画虎不成反类犬。另外,徐氏以墨色画青石后,填色多用翠青,青石的尖部色浓笔重,青石的根部色淡笔轻,苍润浑厚,极富质感。

图片 8

编辑:李洪雷

书法:板桥每画必题,每题必诗文,都离不开书法。楷、行、草、隶、篆书无不擅长。而最能代表他书法成就的是他所谓六分半书。有以下几个特点:多体合一。用他自己的话说即以汉八分杂入楷、行、草。汉八分隶书的一种,字体似隶而多波磔。以画为书。何绍基说;极桥字仿山谷,间以兰竹意致,尤为别趣。摇波驻节。这是板桥笔法的特点,她常夸张黄山谷的长笔画。爱采用其摆宕之势。善用蹲笔,多用于转折处,而且按得较重,有力透纸背之感。其蹲衄之处,撇在接近收笔之间,而捺则收笔处,亦属隶书之隼尾波。乱石铺街。在一幅书法中,善于利用对立统一法则,字常写得大大小小,长长短短,正正斜斜,方方圆圆,肥肥瘦瘦,疏疏密密,虚虚实实,浓浓淡淡,点画之间,字字之间,行行之间,参差错落,千变万化而不失法度,颇似乱石铺街、浪里插篙,有着音乐般的节奏感和韵律感。一字多变,如《古书评》中出现的七个书字,即其中写法,可谓丰富多姿,极尽变化之美。

徐仲南晚年专攻竹石以后,形成了不尚华丽、追求平淡古雅的创作风貌,粉彩着色光亮淡雅,层次清晰。清冷的色调,概括的笔法,配以诗书印章,具有浓郁的中国文人画的意味。

封建社会中,士大夫自以为清高、坚贞、虚心,往往在画图中、题画诗中表露其意,但由于历史的、社会的多方面因素,这些士大夫对人生的挫折、社会的不公往往多采取远离生活,逃避现实,隐遁山林,寄情于自然丘壑的态度,作品大都是以闲情寄兴、自娱娱人的为多,即使有感而发的诗题也是泛泛而谈,有它的局限性。

用印:板桥印章笔力朴古,逼近文何。其书画中用印,一部分自刻,一部分他人刻,据统计,在板桥130余方用印中,自己所刻占用印总数百分之七十。上海博物馆编有《中国书画家印鉴款识》收有极桥常用印95方,可作为鉴定板桥书画真伪的依据之一。

图片 9

图片 10

南京经典拍卖公司从民间征集得来参加拍卖的一幅郑板桥《兰竹石三友图》轴,乾隆十一年丙寅十月七日54岁作于潍县。纸本、水墨,纵100厘米,横115厘米。山石前画竹一株,顶天立地,以小竹经纬其间,疏密、浓淡、长短、肥瘦、随意徐疾,构成大局。山石上写兰两纵,秀叶疏花见姿致,自有一种春夏气。山石淡墨以白描手法,寥寥数笔钩出遒坚的山石轮廓。山石上有浓墨数笔点苔,板桥曾谓从来不作苔花点,今日微添一两斑。右上方有板桥自题七言绝句,署有板桥郑燮款。钤印二:板桥、橄榄轩。

徐仲南的书法洒脱秀逸,苍润俊朗,作品题款或行书或行楷,但以行书为多,与同时期其他名家不同的是少见长篇题款,一般都是题写一两句诗文后再落干支姓名款。

而清代扬州八怪中的郑板桥的题画诗却有所不同,他已摆脱传统单纯的以诗就画或以画就诗的窠臼,他每画必题以诗,有题必佳,达到“画状画之像”“诗发难画之意”,诗画映照,无限拓展画面的广度,郑板桥的题画诗是关注现实生活的,有着深刻的思想内容,他以如枪似剑的文字,针砭时弊,正如他在《兰竹石图》中云:“要有掀天揭地之文,震电惊雷之字,呵神骂鬼之谈,无古无今之画,固不在寻常蹊径中也。”

此画曾由着名诗人、四川省文联党组织书记戈壁舟先生收藏。左下角钤白石老人印一方,证明齐白石也曾观赏鉴定过证幅画。右裱边有萧平先生题赞:板桥居士《兰竹石三友图》真迹,作于丙寅之春,居士年五十四,正值盛年,故笔力纵横劲健是可宝也。左下钤白石老人一印,乃其所经眼也。戈父萧平识。作品因保管不善,画面有所破损。启功先生也曾鉴定过这幅画,当时给我看过这幅画照片,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在他的手稿《击脑集》中记录了其题款:口口口口含瑞色,竹枝落落见清风;口口笔法偏嫌拙,总为峰峦愧蜀中。乾隆丙寅小阳春廿有七日,画奉口亭老寅长兄先生,板桥小弟郑燮。其中就有七个字缺失。时隔多年,不知哪一位高明的裱画师,在修补时,将题款上字句残片又一次破损并按错了位置,变成了今天的样子:口口峦峦含瑞色,竹枝落落见清风;口口笔法偏嫌拙,总为峰口口口口。口口丙寅小阳春廿有七日,画奉口亭老寅长兄先生,板桥小弟郑燮。希望能回到原来的位置。尽管如此,从画面总体上看,仍不失原作之基本精神。

常见落款为:“仲南徐陔写”、“徐南写”、“竹里老人徐仲南”、“南州竹里老人徐仲南写于珠山栖碧山馆之西窗”等。

图片 11

周积寅,扬州画派研究会名誉会长、中国郑板桥研究会顾问

常见印款为:“仲南”“徐陔之印”、“徐印”。

郑板桥出身于书香门第,康熙末年中秀才,雍正十年中举人,乾隆元年中进士,五十岁起先后任山东范县、潍县知县计十二年。“得志加泽于民”的思想,使得他在仕途对连年灾荒的平民百姓采取了“开仓赈贷”“捐廉代输”等举措,这引起了贪官污吏、恶豪劣绅的不满,被贬官。之后,他靠卖画维持生活。郑板桥的一生,经历了坎坷,饱尝了酸甜苦辣,看透了世态炎凉,他敢于把这一切都糅进他的作品中。品析郑板桥不同时期所画的兰竹图上的题画诗,我们可以透过有限画幅的形象联想到郑板桥的人生经历,联想到清代社会的种种腐败现象,使单幅画面犹如文学作品、影视片一样,叙说着许多许多……

编辑:陈荷梅

图片 12

当他任山东潍县知县,曾作过一幅画《潍县署中画竹呈年伯包大中丞括》,画中题画诗云:“衙斋卧听萧萧竹,疑是民间疾苦声,些小吾曹州县吏,一枝一叶总关情。” 这画中的竹子不再是自然竹子的“再现”,这诗题,不再是无感而发的诗题,透过画和诗,使人们联想到了板桥的人品,他身为知县,从衙斋萧萧的竹声,联想到百姓困苦疾声,说明他心中装着百姓,情感链系在百姓身上。这时画中的竹叶有了形象的扩展,郑板桥开仓赈贷,救济灾民的场景一幕幕地浮现在人们脑海里,“凝固的瞬间”在观众的脑海里变成了无限延续的故事,好似极富感染力的小说、影片那样,扣人心弦,发人深思。寥寥几笔竹叶,简练几句诗题,让人倍感作品中蕴藏着的深刻的思想、浓浓的情意。再有几幅是郑板桥被贬官后离开潍县,三头毛驴一车书,两袖清风而去,临行前后作的画,其一画竹图题云:“乌纱掷去不为官,囊囊萧萧两袖寒,写取一枝清瘦竹,秋风江上竹渔竿”,借竹抒发了他弃官为民、淡泊名利、享受人生的平静心态,其二《竹石图》中题诗曰:“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画幅上三两枝瘦劲的竹子,从石缝中挺然后立,坚韧不拔,遇风不倒,郑板桥借竹抒发了自己洒脱、豁达的胸臆,表达了勇敢面对现实,绝不屈服于挫折的人品,竹子被人格化了,此时,“诗是无形画,画是有形诗”。类似的还有,如《墨竹图》题云:“宦海归来两鬓星,春风高卧竹西亭,而今再种扬州竹,依旧江南一片青。”另一幅竹图题云:“我被微官困煞人,到君园里长精神,清香一片萧萧竹,里面阶层终绝尘。”

图片 13

这几幅墨竹图,都是借竹子抒发他遭贬官后,越发洒脱,“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情感。至此,我们可以看出郑板桥所画竹子和题画诗,大多是借竹缘情,托物言志,抒发了“衙斋卧听萧萧竹,疑是民间疾苦声”的情怀,表现出“立根原在乱岩中,任尔东西南北风”的坚劲,表达出“写取一枝清瘦竹,乌纱掷去不为官”的气节和气概,凡竹子的高风亮节,坚贞正直,高雅豪迈等气韵,都被他表现得淋漓尽致。这正是郑板桥作品不同于传统花鸟画之处,不同于前人之处。传统的兰竹大多数表现为欣赏性的、娱乐性的主题,画面主要追求自然形象的真与美、绘画技能的高与低、笔墨运用的娴熟与雅俗,而到了郑板桥的笔下,除了达到这些技能技巧外,题画诗还赋予这题材新的思想内容和深邃意境,使花鸟画亦能产生思想性、抒情性,给人以深刻的感受,让人看了以后,回味无穷,思绪万千……

图片 14

本文由足球押注官网发布于美术,转载请注明出处:郑板桥和他的,简析郑板桥与谭云龙兰竹画作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