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来土掩,艺术新闻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对于众多内地艺术类杂志来说,都是2003年非典之后在艺术市场波峰期诞生的。当危机到来,年轻的他们是否具有顽强的生存能力和睿智的应对策略值得关注。以下选取了3家杂志的主编作为采访对象,这3家杂志都聚集内地艺术市场的最前沿北京,在那里他们最能感受到这场突入袭来的危机给艺术市场带来的冲击和影响。

《收藏家》杂志

的确,我们这个月的广告就大幅缩减。这是1月份的《当代艺术新闻》,和原来的相比,你看,厚度至少减少了三分之一甚至一半。要知道之前的广告量至少是现在的2倍。《艺术新闻》杂志创始人刘太乃毫不掩饰地拿出最新的杂志和过去的杂志在记者面前对比。他指出,从12月份开始,在他们杂志上投放的广告量就大幅萎缩,尤其是内地广告比例,而伴随金融危机的持续,内地客户肯定还会萎缩。

《艺术财经》主编顾维洁:画廊广告反而更为集中

艺术媒体由20世纪80年代兴起,从官方宣传文艺发展的《中国美术报》、《美术》等报刊纸媒,到20世纪90年代具有批判性、学术性的杂志媒体,再到如今活跃在市场中的《芭莎艺术》《hi艺术》《艺术财经》《收藏投资导刊》雅昌网、99艺术网等常见艺术媒体(杂志、报纸和网络),已达50多种。随着艺术品市场的快速发展,淘汰了很多定位、发展不清晰的媒体,也给了民办媒体平等争分市场的机会。

从无到有的艰辛历程

我们的收益中90%都来自广告,而2万册的发行收入只占居总收益的10%左右。不可否认,这次危机的爆发的确影响到了杂志的广告投放量。不过,画廊广告相反更为集中,他们不再会全面铺开,而是有选择性地投放,针对好的杂志进行广告投递。

没落的贵族

不过,他话锋一转:市场再冷,《艺术新闻》也不会回到过去3个人打拼的境地。这样的自信当然要从《艺术新闻》的创刊开始说起。

现在,我们明年的广告任务已完成了近50%。明年的封面已经全部卖出,而套餐也已卖出不少,都是银行和拍卖行在买。2009年的生存问题,我们还不担心,尽管6月会是最艰难的时刻,但后年才是我们最担心的。

谈起较早的艺术媒体,大家颇为熟知的应该是《收藏》杂志。这是一家总部设在西安的纸媒,已有20年的创刊历史,是中国内地创办最早的一本收藏类专业期刊,在曾经的艺术、收藏界有着极高的地位,也获得过国家级、省级很多荣誉称号。随着中国拍卖市场的急速发展,市场地域性的调整及进展,曾经的龙头老大也渐渐失去了抢占市场的一些优势资源。不过,凭借西安本土的艺术市场及前期积累的一些资源,《收藏》在如今的艺术品市场中也开拓出独特的定位和方向。虽然很少有重量级拍卖公司的广告投放,也没有一些时尚前沿的当代艺术,但是《收藏》所坚持走亲民路线也使得刊物中常见介绍一些并不贵重的陶器、瓷器、铜镜等文物藏品。由《收藏》内部人员衍生出的《收藏趋势》等虽然有着类似的特点,但相较于《收藏》来说,这一刊物更加贴近市场,风格也相对活泼一些,这与其杂志社总部设在北京有着一定的关系。

来自台湾的《艺术新闻》杂志自1997年创刊至今,已经10多年的历史,每月出两本,一本是关于古董,一本是关于当代艺术。用刘太乃的话说,这本杂志从创始之出初就是冲着亚洲整合而来的。既然ART NEWS,ART IN AMERICA,ORIENTATIONS等西方杂志能靠英文把美国、法国、英国、意大利等不同文化串联在一起,那么中文也能把正在国际上崛起的华人圈,包括中国的台湾、香港、内地以及新加坡和海外华人圈市场整合起来,走了8年记者的刘太乃从辞去工作单枪匹马地创建《艺术新闻》开始,这样的野心和理想就已立定和成型。

杂志20人的团队不会改变,只是在直投量上进行优化,减少了2000本。现在我们还是有选择的,不会失去原则。至少还不会卖版面。杂志关键在于公平,公正和坚持。当代艺术还没有到底,艺术家金字塔还是会补上去。今年经济最低谷的时候,精品就有可能出来,没有人接手的可能性不大。据悉,现在已经有新的机构和基金在出手,准备入市。

虽然没落,但终究是贵族,这类如《收藏》刊物依然有不少铁杆粉丝,现在很多艺术媒体老是介绍一些天价的艺术品,文章都在分析大牌艺术家的作品投资曲线,跟我们有什么关系,我倒想知道身边古玩城店铺里的那些小文物有着怎样的收藏价值和升值空间。从《收藏》、《收藏界》这些杂志中,我就能得到。读者王颜对记者说。

10多年后的今天,刘太乃对于这段历程的艰辛有着颇多感触。他告诉记者,这段历程中最艰难的就是语言和进入市场的成本两大问题。他说:那时,几乎是没有客户的,除了几家拍卖公司,如嘉德、瀚海和朵云轩。当时内地连画廊也没有,即使有也不懂怎么做广告。长达5、6年时间的投入成本很大,仅仅来回交通就不便宜。2003年非典之后画廊才多起来。

《Hi,艺术》主编李昱:危机让我们更成熟

官方艺术媒体如何混江湖

现在的《艺术新闻》,其客户群体从台湾、香港到内地,另外还有海外的华人圈,如纽约、伦敦做中国艺术家的画廊也都会在他们的杂志上登载广告。所以,他表示《艺术新闻》并不只依赖内地市场,即使后面内地市场的广告进一步大幅萎缩,他们的生存和营利也是没有问题的。更何况,他的两大新布局从2008年上半年就开始了。

从2008年下半年以来与画廊和艺术家那里,我感触颇深,艺术市场所遭受的影响是非常深的。原来,我还一直认为经济危机与自己的生活是没有关系的,那只是有钱人的事,但现在我才发觉我错了。12月份,我们的广告量锐减,以往这个时候都是做2009年的广告安排。从今年的成绩来看,我们2009年的广告量至少会减少50%,几乎与08秋拍的缩减比例一致。《HI 艺术》产生于艺术市场的波峰,然后创刊才2年就遭遇了艺术市场的波谷。2008年,让我们的杂志和我们的团队更加成熟。我们的生存现在还不成问题,不少拍卖公司、画廊、博览会、艺术家都还在找我们洽谈广告。无论如何,我们都会支撑下去。

如今,即便是有着官方背景,也没有大锅饭来吃,这些艺术媒体同样得与民办媒体一样去竞争这个市场。

亚洲概念不是停止而是加速

《艺术市场》副社长吴京波:古玩市场干扰不大

比如中国证券报主办的《收藏投资导刊》、上海证券报的《资产周刊》、文化部创办的《艺术市场》、中国拍卖协会主办的《中国拍卖》,这些虽然没有脱离官方背景,但依然得靠刊物和品牌挣钱。有局限的是,这种媒体却不能像其他民办媒体那样轻松地去运用这个市场。比如广告收入的灵活性,艺术家想投入做广告,就算是再有钱的艺术家他也不想出钱,像你们这种刊物不能置换作品就太奇怪了。某艺术家经纪人埋怨道。官方艺术媒体,对经济账目、审查制度上管理严格,广告运行机制死板,可活动性小。

这两大新布局,一个便是08年4月开始,《艺术新闻》当代刊开辟了7080新锐艺术家板块,该板块专门为推广年轻的、有潜力的艺术家而准备。刘太乃透露,这个板块一方面版面是可以出售的,令一方面也引来不少经营中国新锐艺术家的画廊广告。要知道,目前各家画廊以寻找新的艺术之星为概念和口号似乎已成一种趋势。

这次危机,我个人认为更多的是影响了当代艺术部分,而我们关注的是传统艺术,所以感受到的影响很小。

如此一来,这种有着官方背景的媒体能够正常生存下来必须得坚持自己的办刊(报、网)原则,每期都需要有独到的主打文章,内容、配图把关严,才会吸引一些信誉良好的拍卖公司、经济机构来参与合作。大局稍有把握不好,就会在市场大潮中随波逐流,就会沦为个人或集体利益的工具。有些媒体基本不按正常的操作方法,丧失媒体立场,而成为不分好坏艺术家、画廊和相关机构的吹鼓手,甚至自己为自己抬轿,走入不把行业搞臭不罢休的恶途。如此,堪称艺术媒体的败类!本刊主编尧小锋在《艺术媒体的危机!》一文中提到。

另一布局,则是从08年初,刘太乃就开始不断前往日本市场考察。而现在,在他们的杂志上已经可以看到日本客户的身影,这样的迹象从2008年上半年就开始了。

《艺术市场》创刊于2002年年底,当时主要是针对《收藏》和《收藏家》这两本杂志所欠缺的市场信息报道而创办。虽然我们属于文化部所有,但从开始就是自主经营,自负盈亏,广告和版面出售是我们的主要运营来源。其中,拍卖公司和古玩店是主要客户,画廊和画家也有一点。或许现在画廊的广告会少一点。但也有人表示,市场好的时候要做广告,市场不好的时候更要做广告,这样才能在市场好起来的时候有所基础。这正顺应了我所认为的,盛世收藏,乱世更要收藏,往往精品能在这个时候出现。

某官方艺术刊物在开始的时候很是聚集人才。后来那些记者、编辑都跳槽去了别的艺术媒体。现在这个杂志基本上什么广告都接,编辑记者的待遇也是越来越差。拉过来一页广告就会给800元的提成,比写稿件得到的费用多不少,还省事。现在那个杂志已经很少有记者在写稿件了。某知情人士对记者透露。

当然这也是基于日本机构纷纷想走出本土,我们才有机会拿到广告。刘太乃告诉记者。所以,他说金融危机虽然短时间内缩减了他们内地客户的广告量,但是却带来了新的市场和客户:那就是日本市场和更多的海外客户。他说:我的亚洲概念在此时不是停止而是加速。

编辑:admin

但是,某些有官方背景媒体的日子还是比较好过。比如《中国拍卖》,主办方中国拍卖协会与拍卖公司之间有着很紧密的关系,杂志开拓广告客户、举办活动还是比其他刊物要容易的多。某业内人士解释说。

或许,他的自信是有道理的。翻开09年1月最新《艺术新闻》当代刊,记者发现,其封面和封底已经被日本画廊提供的小林浩的作品广告和09年日本东京艺术博览会的广告给占领。

编辑:admin

刘太乃分析说,日本的艺术品这几年都是台湾人在买,其次便是大陆人买。而今年日本和韩国的作品都有点被炒作起来的势头,其中也是因为台湾人在买。这次秋拍也证明他的谋虑是正确的,多家日本和韩国拍卖行都走出本土前往香港举行拍卖。《艺术新闻》的角色刚好符合了这一市场走势的需要。而韩国,他认为目前没有必要去开拓,因为韩国画廊早就纷纷进入了中国内地市场。

杂志不在于发行,在于视角

对于杂志的经营,刘太乃表示,整合亚洲的概念让《艺术新闻》从开始就与众不同。

国内的杂志关照面都比较狭窄,而《艺术新闻》的广告来源相对于内地杂志来说要广泛。他表示,一本杂志的好坏与发行一点关系也没有,而是与杂志的视野相关。杂志要想做好,其艺术新闻的视野必须广。而《艺术新闻》能做到的就是这一点,杂志这个平台就是要让众人去分享的。在利益上不设任何立场,做到相对公正。

编辑:admin

本文由足球押注官网发布于书法,转载请注明出处:水来土掩,艺术新闻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