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东等国际艺术市场,国际艺术收藏势力正在分化

现在俄罗斯、中东和南美的亿万富翁们正在逐渐涉足艺术品收藏,这已经成为了众人皆知的秘密。在今年的200强名单中,美国收藏家的数量依然占据了六七成,光纽约收藏家就多达37位。但是几年后,其中很多可能都会让位给来自别国的新面孔.

美国最老牌的艺术杂志《艺术新闻》在最新一期的杂志上刊登出2008年度全球Top200收藏家的名单。而在更为顶尖前10位的收藏家的名单中,与去年的名单相比较,有4位新的藏家入选,他们的入选也使收藏家们的座次发生了变化。

近年来除了中国当代艺术品在国际艺术品市场中备受关注之外,其它新兴国家的当代艺术品行情也在这股热潮中节节攀升。其中尤以与中国同为“金砖四国”的俄罗斯和印度当代艺术品的行情上升势头最为强劲。此外,中东和东南亚地区的艺术品也开始引起国际艺术品拍卖市场的关注。2008年才过去4个月,但国际艺术品拍卖市场上就发生了一些新的变化,下面一起来看看这些新兴国家在国际当代艺术拍卖市场上的表现。 俄罗斯:当代艺术走红,本土藏家成为最大的“埋单”人 早在1988年,苏富比拍卖公司在莫斯科就举办过“俄国前卫艺术和苏联当代艺术”专场拍卖,当时那场拍卖取得了208.5万英镑的成交额。时隔多年之后的2007年2月15日,苏富比又在伦敦首次举行了“俄罗斯现代和当代艺术”夜场拍卖。那场拍卖共上拍116件作品,成交了88件,成交率为76%,总成交额达到263万英镑。在这场拍卖中创造了22项俄罗斯艺术家的个人作品拍卖纪录。艺术家埃渥尼·楚巴洛夫(evgeny chubarov)的作品《无题》以28.8万英镑成交,成为该场成交价格最高的拍品。这场拍卖标志着俄罗斯当代艺术品开始进入国际交易平台。

上周,一年一度的《艺术新闻》全球顶级收藏家200强榜单再次揭晓。这本拥有105年历史的美国资深艺术类杂志,首次将美欧以外的收藏家列入了前十位收藏家名单。这也隐约透露出了国际艺术市场的新动向。

前十名 大有来头

今年3月12日,伦敦苏富比举行了第二次“俄罗斯当代艺术”夜场拍卖。这场拍卖的总成交额为410.1万英镑(约合825.7万美元),超过了拍卖前380万英镑的最高估价。这场拍卖有153件作品上拍,成交114件,成交率75%。这场拍卖有17项艺术家个人的拍卖纪录产生,6件作品的成交价格超过10万英镑。艺术家奥利哥·乌萨里坞(oleg vassiliev)的作品《日落之前》以46.8万英镑成交,位列该场拍卖成交之冠。

此次新入榜的这三位收藏家分别是来自乌克兰的钢铁制造业巨头维克多皮初克、墨西哥电信业巨头卡洛斯斯利姆赫鲁,以及卡塔尔皇室的谢赫沙特艾尔塔尼。

来自纽约的收藏伉俪戴博拉·布莱克和莱昂·布莱克夫妇重新荣登榜首的位置。之所以说他们重新登榜首是因为在2007年的榜单中前十位居然没有他们的名字,要知道在过去的十年间这对夫妇有5次荣登全球Top200收藏家榜单的首位,从这一点就可见他们在艺术品收藏界的地位。他们之所以能够数次登顶主要是因为这对夫妇的兴趣十分的广泛,从大师作品、印象派作品、现代绘画到中国雕塑,再到当代艺术,重要的收藏门类他们均有涉足,"全面"是他们收藏的最大特点。

这两场拍卖在成交率相近的情况下,无疑今年的拍卖成交总额增加了147万英镑。

三人的收藏各具特色,皮初克以收藏当代艺术为主;艾尔塔尼以收藏伊斯兰艺术、古书和摄影闻名;而刚刚荣升福布斯全球亿万富豪榜第二名、资产达600亿美元的赫鲁,则钟情于欧洲古典大师以及墨西哥现代艺术品。

排在第2位的也是这个榜单上的"常客",来自美国洛杉矶的藏家爱德西·艾尔和爱里·布若德夫妇。他们在过去的十年间都入围了前十名的榜单,算今年他们共有3次排名在第一位,5次排在第二位。他们的收藏兴趣很专一,只收藏当代艺术。爱里·布若德更是被英国的《艺术评论》杂志2007年评出的当代艺术权力榜上排名第5。在他的收藏名单上包括了里希滕斯坦、安迪·沃霍、杰夫·昆斯、查尔斯·雷的作品,同时他还在洛杉矶兴建了私人当代艺术博物馆,并且还力图通过他的影响力使洛杉矶成为纽约、伦敦、巴黎之后的第4个文化中心。

虽然在去年2月的那场拍卖之后并没有公布俄罗斯藏家在拍卖中的购买比例,但是苏富比俄罗斯艺术品拍卖主管琼娜·威克托(joanna vickery)强调正是俄罗斯本土买家的参与才使得那场拍卖的结果较为理想。

根据收藏家过去一年活跃程度的变化,《艺术新闻》历年的榜单中,总会有些许人员调整,然而前十位总是被欧美,尤其是纽约收藏家包揽。今年突然有三张新面孔跻身前十,从中不难看出艺术市场的固有格局正在被打破。

排在第3位的是斯蒂文·寇恩的来头更了得,他是一位对冲基金超级巨头。他主要的收藏方向是印象派和现当代艺术,2006年他花费在艺术品收藏的资金达到了令人咂舌的8亿美元,并在当年以1.375亿美元的价格从大卫·格芬手中购买了美国战后抽象表现主义艺术家德库宁的作品《女人Ⅲ》,这成为了当年艺术市场最轰动的新闻。当年他还准备挥动1.4亿美元的支票购买毕加索最著名的作品《梦》,只可惜这件作品在售给他之前被同为收藏家的拉斯维加斯赌王斯蒂文·韦恩的胳膊肘给碰坏了。

而在今年3月这场拍卖之后关于藏家比例的统计,俄罗斯本土买家的比例占到了2/3。这主要是因为在过去的9年中,俄罗斯的经济持续增长,在俄罗斯经济体制的变革中,催生出了一批超级富豪。正是由于他们的介入,使得俄罗斯艺术品整体行情加速抬升,其中拍卖成绩提高幅度最大的还属俄罗斯现当代艺术品。

就像《艺术新闻》主编弥尔顿爱斯特罗所说:现在俄罗斯、中东和南美的亿万富翁们正在逐渐涉足艺术品收藏,这已经成为了众人皆知的秘密。在今年的200强名单中,美国收藏家的数量依然占据了六七成,光纽约收藏家就多达37位。但是几年后,其中很多可能都会让位给来自别国的新面孔。

排在第4位的麦瑞·朱希和亨利·克拉维斯夫妇,其中丈夫亨利·克拉维斯是世界最大的私募股权基金之一KKR公司创始人兼合伙人。他在一次演讲中提到了私募基金与对冲基金最大区别是对冲基金在购买资产之后,可能在6分钟或者6个月之内出手,但是私募基金却更为注重投资的长期效益,因此他收藏艺术品也延续了操作私募基金的这种理念。所以他的收藏方向放在更为市场中更为稳妥地门类,古代大师素描和绘画、印象派、20世纪艺术以及法国家具。

这些俄罗斯“收藏家”过去收藏的作品多为19世纪到二战之前的俄罗斯艺术品,但在最近两年他们对战后艺术品的兴趣增长迅速。俄罗斯建筑业新贵佛拉基米尔·塞门肯就是其中的代表,他1994年开始收藏艺术品。最开始收藏的是一些18、19世纪的俄罗斯艺术品,但由于俄罗斯古典艺术品价格的逐渐上涨,塞门肯的收藏方向发生了转向,注意力开始转至当代艺术品领域。2007年2月他更是创办了俄罗斯首家私人美术馆。

改变的过程是缓慢的。目前英国收藏家在前200席中只占据15位、德国12位、法国和瑞士各10位。当代艺术仍然是这些收藏家们最主要的目标。据《艺术新闻》此次的统计,前200位收藏家当中,共有78%的藏家都涉猎当代艺术品。而现代艺术和印象派艺术则紧随其后,分列第二、第三。

排在第5位的是雅诗兰黛公司集团的琼·卡洛和罗纳德·劳德夫妇。他们主要收藏指向的是19世纪20世纪初的艺术作品,尤其是这个时期的德国和奥地利的艺术是他们的收藏重点,他们还对装饰艺术极其热衷,所以2006年罗纳德·劳德花费了1.35亿美元的巨资购买了奥地利艺术家古斯塔夫·克利姆特的那幅"黄金画作"《阿德莱·布洛克·鲍尔肖像Ⅰ》就不足为奇了。

另一位富豪伊格·马丁(igor markin)甚至开起了当代艺术博物馆。他是莫斯科塑料制造业的百万富翁,2007年5月31日,由他投资开办的俄罗斯第一座当代艺术博物馆——art4.ru向公众开放。从2002年至今,他已经购买了800件俄罗斯当代艺术品,总共花费约500万美元。

虽然今年舆论界一致认为国际艺术品市场会走低,甚至崩盘,然而从这些大收藏家的活跃度,以及高端艺术品的成交情况来看,情况恰恰相反。光是5月份伦敦佳士得、苏富比和菲利普斯三家大拍卖行的夏季拍卖就创造了15.7亿美元的总成交额。而私人艺术品交易量则更大。据《艺术新闻》统计,最近一年由于俄罗斯、亚洲和中东藏家的大力介入,全球私人艺术品交易额已经达到了250亿到300亿美元,几乎是拍卖市场份额的四倍。

排在第6位的是在当代艺术收藏界最大的"腕"之一的弗朗西斯·皮诺特,这位法国收藏家可是奢侈品集团古奇的老板,同时他还是全球最为成功的拍卖公司佳士得的拥有者。在他的收藏名单中包括了达米·赫斯特、杰夫·昆斯、理查德·普林斯、布鲁斯·纽曼所有当代艺术大腕的作品。他更是被英国的《艺术评论》杂志2007年评出的当代艺术权力榜上排在第1位。在今年5月份"当代艺术夜场拍卖"中,他与路易斯维登的老板同样也是当代艺术收藏家的伯纳德·阿诺特上演了对伊夫·克莱因作品的争夺战,弗朗西斯·皮诺特的委托代理人菲利普·斯哥特替他以2350万美元的价格赢得了两件克莱因最为重要的作品,使路易斯维登的老板空手而归。

这种收藏趣味的转变,除了价格因素外,最近几年俄罗斯当代艺术的多元化发展趋势或许才是这些富豪对俄罗斯当代艺术热衷的真正原因。尽管目前很多俄罗斯当代艺术品仍然把“叙事”的关注点放在对前社会主义体制下的社会和政治的批判,但俄罗斯当代艺术的“当代性”正以其独特的面貌吸引着收藏家们的目光。例如埃渥尼·楚巴洛夫(evgeny chubarov)的作品《无题》就是一件抽象作品,作品就完全没有采用“政治符号”。无疑,俄罗斯当代艺术多元化的发展才能使艺术家和这些“收藏家”达到双赢。另外除了俄罗斯本土的收藏家之外,其他国家收藏家也开始对俄罗斯当代艺术作品产生兴趣,使得俄罗斯当代艺术市场行情走得更稳健。

弥尔顿认为:如今的艺术品收藏市场已经进入了一个无所谓的时代。只要买家喜欢,艺术品的价格再高,他们也无所谓。设想你身家200亿美元,那么花1亿美元买一幅画,就好像请朋友吃顿饭那么简单。

接下来的是来自乌克兰的钢铁制造巨头维克多·皮初克,他之前从未入选过前10的名单,真的是一位"新人"。他的收藏方向同样是当代艺术。他旗下的皮初克基金会还拿出资金赞助了乌克兰在威尼斯双年展的展览,2006年他还建了以他名字命名的艺术中心,并在2007年举办了名为"沉思"的周年庆的展览,展出了他收藏的杰夫·昆斯、村上隆、达米·赫斯特、安东尼·格姆利等当代艺术家的作品。

迪拜中东艺术欲争先 迪拜是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的第二大城市,它处在阿联酋海岸线的中部。在海湾地区,迪拜的位置具有非常重要的战略性和竞争性。对于那些装满各种货物转口到海湾地区、印度次大陆和东非等不同地区的中小船只来说,迪拜港湾一直是一个重要的、安全的“中转站”。而且阿联酋相对于海湾地区的其它国家来说社会要稳定,而且“石油经济”使得整个国家相当富足,再加上迪拜实行自由和稳定的经济政策,在各国之间以及国际工商界赢得良好的声誉,这无疑鼓励了本国资本和外国资本在其商业、工业和服务业等各个经济领域的投资兴趣。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去年5月的苏富比拍卖会上,发生在两位时尚界巨头之间的一场激烈竞拍,至今人们都戏称其为手袋战争。当时LV掌门人伯纳德阿诺特和古琦总裁弗朗索瓦皮诺为了两件法国波普艺术家伊夫克莱因的作品争执不下。最后其中一件作品竟然以2350万美元高价,由皮诺的艺术品顾问菲利普西加罗拍下。此前克莱因的成交纪录仅有670万美元。

第8位的是密歇尔·若拉,他收藏的方向同样是现当代艺术。他也连续多年出现在前10位中的名单中。

在艺术领域,除了本国藏家以外,迪拜对印度、俄罗斯和中东其它国家的藏家也有相当的吸引力。基于对迪拜这些优势的考虑,作为全球顶级拍卖行的佳士得于2005年4月在迪拜设立了中东办事处。经过一年的准备,佳士得终于在2006年5月24日在迪拜举行了第一场“现代及当代艺术”专场拍卖,首次拍卖成交总额就达到了850万美元。

而提到纪录,有些收藏家还有一种更有意思的癖好。一位伦敦的艺术品经销商马丁萨谟透露,他曾经有一位收藏家客户特别喜欢创纪录。有一次,这位客户为了确保自己竞标的价格能创下世界纪录,特地请了一位朋友与他一同参与竞拍。他看中的这位画家,世界纪录是100万美元。于是两人事先约定,如果到时场内竞价到90万美元就无人应价,那么他的朋友就会加价到95万美元,如此一来,这位收藏家就能顺理成章地以110万美元的最新纪录拍下这件作品了。事实证明,他这么做是对的。因为在他去世以后,他的一些藏品又再次创造了拍卖纪录。萨谟说。

排在第9位的是墨西哥电信业的巨头卡洛斯·斯利姆·赫鲁,他也是首次入选,在2008年福布斯最新公布的全球亿万富豪的排行榜上,赫鲁排名全世界第二富有的人,赫鲁家族的资产达到了600亿美元。他的收藏方向是大师作品、前哥伦比亚、墨西哥现代艺术品,最为钟情法国雕塑家罗丹的作品。

2007年在10月31日,佳士得在迪拜再次举行了“国际现代和当代艺术”专拍,该场拍卖的成交总额达到了1523.5万美元。佳士得迪拜区总经理麦克加赫说道:“2007年中东市场出现了重要的增长势头。这场拍卖结果再次坚定了我们在迪拜举行拍卖的信心,在这次之后,我们会继续在海湾其它地区开展各种活动。” 除了拍卖之外,在2007年3月,迪拜还首次举行了第一届迪拜艺术博览会,吸引了全世界50多家重要的画廊参展。一级市场的画廊与二级市场的拍卖行之间的有机互动给迪拜的艺术市场奠定了极为稳定的基础。

如果说,前几年的国际艺术市场有泡沫的话,那么那些5年里骤然从3万美元上涨到100万美元的作品,如今已经岌岌可危。弥尔顿指出,然而最好的艺术品仍然是当前再好不过的投资。市场每天都在波动,然而有一点是不变的:高质量的艺术品永远供不应求。

排在第10位的是卡塔尔皇室的萨尼家族,他们对于这个榜单也是"新鲜血液"。在2007年5月纽约苏富比"当代艺术夜场"拍卖会上,萨尼家族以7280万美元价格购得罗斯科作品,创造了战后艺术作品的拍卖价格最高纪录。2007年6月苏富比伦敦拍卖中,萨尼家族以970万欧元购得达米.赫斯特装置作品《春天的摇篮曲》,当时创下了达米o赫斯特最高价格。萨尼家族以收藏伊斯兰艺术、古董、大师作品、古书、摄影作品而闻名。这两次以高价购买当代艺术的作品使他们得以跻身今年的终极藏家榜单。

2008年3月19日-22日,迪拜艺术博览会再次举行,也显示出良好的成交情况。迪拜作为中东的贸易重镇,加上宽松的免税政策,目前已经初具成为世界新的艺术市场关键平台的规模。

编辑:admin

榜单的密码

东南亚现当代艺术:厚积薄发 此外,香港苏富比将在4月份的春拍中首度在香港推出“现代及当代东南亚艺术”的专场拍卖,可以看出香港苏富比对这部分市场的关注度正在加强。而香港佳士得对东南亚艺术的关注要比苏富比早得多,早在2001年佳士得就将东南亚艺术拍卖专场移师到香港举行,佳士得东南亚现代及当代艺术部副总裁及主管龚若灵女士是东南亚艺术市场扎扎实实的市场培育者。她不仅打破了东南亚艺术家辈分、地域以及现代与当代的种种局限,还促进了东南亚画廊之间的紧密合作。所以才有了2007年香港佳士得秋季拍卖的“现代及当代东南亚亚艺术”拍卖专场取得了成交总额达6433万港币,成交率高达96%的的骄人成绩。

从这份榜单中,我们读出很多信息,可以看到今年的榜单中有新兴市场中的藏家进入前10,也正是来自于俄罗斯、中东、拉美的超级富豪的加入,使得高端艺术品市场成交活跃,在今年5月份纽约拍场和6月份的伦敦夏季拍卖中高价接连不断。尽管经济大环境持续恶化,但对于这些超级富豪来说不会受到太大影响,对于这些身价有200亿美元的富豪来说,花1亿美元购买一件作品就像是他们请别人吃顿中饭一样。

印度现代艺术:行情看涨,印度现代大师侯赛因(m.f.husain)成为最“卖座”艺术家 今年3月19日,纽约苏富比举行了“印度艺术”和“印度与东南亚艺术品”拍卖专场,上拍的拍品包括现代绘画和工艺品。这两场拍卖的总成交额达到了1213.3万美元,其中的“印度艺术”专场的成交总额为510.6万美元,88件拍品成交了65件,成交率74%。这场拍卖以绘画作品为主,拍卖中很多印度现代艺术家的作品获得了很好的市场回应。尤其是印度现代艺术家侯赛因成为该场拍卖最“卖座”的明星艺术家,在拍卖成交价格前10位中,他的作品就占据了6席。其中,艺术家1953年创作的作品《无题》以40.9万美元被一位印度画商收购,是该场成交价格最高的一件拍品。他同年创作的另一件《无题》作品,画中绘制的是一位妇女手拿一盏明灯,画面颜色鲜艳,风格近似“野兽派”,是艺术家早期作品的一个中心主题。最后这件作品以28.9万美元成交,购买者是美国的一位私人收藏家。苏富比印度和东南亚艺术部主管查拉·波特·海尔(zara porter hill)说:“这场拍卖可以见到很多藏家对那些高水准的、收藏著录清楚的印度现代艺术作品有着强烈的需求,从藏家对侯赛因作品的追捧就可以看出这种趋势。”本场中其他艺术家的作品也有不错的成交,例如苏扎(f.n.souza)的作品《男人头像》就以31.3万美元成交;若扎(s.h.raza)的作品《无题》以24.1万美元成交。整场拍卖成交价格前10位的拍品有5幅都是被印度藏家或者画商买走,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印度本土藏家对“印度现代艺术”的支撑。另外还有两件是被美国私人藏家购藏,这也说明美国藏家对印度现代艺术品有所关注。

观察前10位藏家的收藏趋向你就会发现,就收藏的类别而言,当代艺术仍然是藏家们最为倾心的。在前10位中有6位藏家都收藏当代艺术,有4位更是心无旁骛的只收藏当代艺术,这也是为什么在拍卖市场上当代艺术的年成交额已经超越印象派和现代艺术作品成交额的原因。

3月20日,纽约佳士得也举行了“现当代南亚艺术品”拍卖专场。上拍作品125件,成交了111件,成交率为89%,总成交额1097.4万美元。这场拍卖中上拍的作品主要来自于印度、巴基斯坦、孟加拉等南亚国家的艺术家作品。这些作品风格多样,既包括了现代著名艺术大家侯赛因(m.f.husain)、苏扎(f.n.souza)、泰伯·梅塔(tyeb mehta)的作品,也包括了当代艺术家阿杜·都迪亚(atul dodiya)、巴哈迪·科尔(bharti kher)的作品。

而推出今年这份榜单的《艺术新闻》通过大量的采访和调研最终得出的结论就是目前艺术市场这条船还在海上前行!

其中侯赛因1972年创作的作品《战斗中的恒河和贾穆纳》,这是一件双联画,是该系列27件作品中的一件,也是侯赛因创作生涯中最为重要的一件作品,曾经参加过第11届圣保罗双年展。这个系列的其他作品目前被马萨诸塞州博物馆收藏。所以这件作品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最终这件作品以160.9万美元成交,不仅创下了艺术家作品的个人拍卖纪录,同时也创造了印度现当代艺术家绘画作品的世界纪录。另外艺术家诺马·库马(ram kumar)的作品《流浪》以116.1万美元成交,也创下了艺术家个人作品的成交纪录。佳士得印度和东南亚艺术部国际专家胡戈?维赫(hugo weihe)在这场拍卖之后表示:“这场拍卖上拍的作品经过了我们的精心挑选,现场、电话委托以及网上的竞拍者非常踊跃,他们都在竞争最好的作品,我们很高兴能够看到这些创造的新纪录。”

编辑:admin

编辑:admin

本文由足球押注官网发布于书法,转载请注明出处:中东等国际艺术市场,国际艺术收藏势力正在分化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