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出中黄炎子孙民共和国人物画精粹,连环画成就了广大中黄炎子孙民共和国画名人

图片 1

  中国画与连环画有着密切的关系,有人说(墨线的)连环画是缩小了的或者单色的中国画雏形。在中国历史上,东晋顾恺之的《洛神赋图》就如连环画,它虽然是画卷,但采用了像连环画的形式,如开始是描写曹植在京师东归来路上,忽见洛神从山边出现,这洛神正是他朝夕思念的恋人,又表现洛神往来飘忽在河上,并穿插了女娲等的故事,最后洛神驾着六龙云车云端渐去,曹植无法追赶只好回东阿。《洛神赋图》虽并非用一张张的连环画,但从它的构思与描画,则跟连环画相似。

20世纪下半叶,海上画派人物画再现了文化情操丰沛的中国人物画。在刘旦宅先生辞世四周年之际,刊发画家、书画理论家江宏关于刘旦宅先生的文章。在作者看来,今天,人们只能通过刘旦宅式的笔墨,隐约地辨认那些似是而非的梁楷、李公麟、陈洪绶了,但在模糊了的传统中,却清晰地看到一个现代的刘旦宅。

  又如,顾闳中的《韩熙载夜宴图》,他就是将韩熙载一段段的故事画成一张画卷。

2000年,刘旦宅登泰山留影

  因此,国画和连环画有一种密切的关系。建国以后,到九十年代初,在文艺为工农兵服务方针下,连环画兴旺发达。很多青年作者才华绽放在这领域上,涌现了不少佳作。当时连环画的水平之高,达到了黄金时期。中国的连环画水准在古今中外的美术史上,都是一种奇特的现象,随着后来连环画的式微,很多青年作者都将自己这上面的才华又逐步迈进到中国画上。

中国绘画的各个科目,都是从人物画中分出。因此,在未分科时,中国绘画只有人物题材,也即人物题材是绘画不二的表现内容。彼时人物画独大,实在孤独得无亲无眷。然而,当人物画不再孤独,当人物画把它的配角出落成和它平起平坐,甚至超越自己时,人物画先前孤独渐渐变成寂寞。从唐末山水画崛起后,一路高歌猛进,花鸟画也跟着辉煌起来。人物画退出主流,尝到边缘化的滋味。

  从连环画走出的名家确实不少。例如海上画派的新时期画家程十发,影响比较大的连环画有《姑娘与八哥鸟》、《孔乙己》等,他将民间的装饰趣味引进到其人物国画中,形成了独特的国画风格。

其实,中国绘画的发展,走的是文化化的道路,助人伦,成教化的绘画模式的式微是不可避免的。但文化情操丰沛的人物画家,依然光芒四射。如李公麟,还有赵孟頫、陈洪绶等。

  还有新海上画派的名家刘旦宅,他后来的人物画、山水都画得很有个人特色,有一种潇洒飘逸的国画风格,也画过大量的连环画,如《屈原》、《木兰从军》、《李时珍》等。

自陈洪绶后,可以赞道的人物画家几乎没有。人物画家要么深锁宫廷,要么流入民间,与文化情操结下的缘很浅。

  再如刘国辉,当代中国画人物画家,他青年时期画的两本连环画给人很深刻的印象,《无穷的水源》、《昆仑山上的一棵草》,吸收黄胄的笔法描画,曾经在青年画人中影响极大,不少人临摹过。他如今则成为中国人物画杰出的画家。

晚近的海上画派,人物画蔚成大观。其时有谚云:金脸(人物画)、银花(花鸟画)要饭山水。人物画似乎不再寂寞。重新坐上盟主交椅的人物画没有古代助人伦,成教化的光环,也不见丰沛的文化情操。它的重回主流,完成在于审美。它从上海五味杂陈的市井审美口味里去发掘旧传统所没有注意,当然更无法去运用的东西。它不是全新的,但舍弃陈旧的意义显然在,因此,轻庄重谐,轻雅重俗,轻文重俚,轻清重浊的绘画,在迎合市场的同时也迎合了革故的时代要求。

  再有施大畏,上海美协主席,他今日的人物国画带有变形的现代画风,但当年的连环画则很写实,且有很多宏大场面,影响较大。如《暴风骤雨》《桥隆飙》等。

尽管是在革故,却显示不出新的魅力;尽管有众多的人物画家,却没有出类拔萃;尽管被称为金脸,却稀见含金量。

  还有戴敦邦,他现在是以画古人为主的国画家,当年他画的连环画中,影响最大的是《红楼梦》各分段剧。

二十世纪上半叶的人物画,乏善可陈。一踏入二十世纪下半叶,人物画的曙光出现了,程十发、刘旦宅的艺术活动,让我们再次领略文化情操丰沛的人物画,让我们切身感受文化情操丰沛的人物画家。

  韩硕,现在也是出色的人物画家,最近他画了历史国画《南昌起义》,当年也画了大量的连环画,例如《草莓》,还与施大畏合作很多连环画,如《好老师》《重开惠民河》等。

二十世纪下半叶刚开始,中国大陆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政权的更迭,一切也便更迭了,艺术首当其冲。作为海上画派的主打产品金脸也即人物画,由于政治的需要,地位依然稳固,只不过先前的那种鸳鸯蝴蝶气味,被涤荡得干干净净。

  在广东,陈振国是国画人物画优秀的画家,他当年画的连环画中,有《飞鹰崖》,他长期深入粤北瑶族地区,现在的国画多以瑶族老汉、村姑作为主要母题。而《飞鹰崖》也是表现瑶乡的故事。

新政权尚不明了人物画,在新的文艺政策,为政治所用,为工农兵服务的主旨下,有何作用。漫说上世纪五十年代之前,不曾出现过高明的人物画家,即便谙熟人物画技法的,也未必能适应。于是,与人物画关系密切的宣传画、年画、连环画开始迎来了黄金时期。

  詹忠效,他的人物画以白描笔法,也画写意国画,当年也是以白描笔法画了很多连环画,影响最大的是《孤光闪闪》,这连环画相当经典。他把一生才华精力献给国画白描上。

人物画家放下身份去画宣传画、去画年画和连环画,有些山水画家也入列宣传画、年画、连环画。本世纪上海最重要的两位画家陆俨少和程十发,竟然创作了不少连环画,陆俨少因对山水画的感情太深,故很快便回归山水画,但经过连环画锤炼的人物描写,在此后表现工业、农业等建设场景的新山水画中,如鱼得水,大出风头。而程十发则尝到了画人物的甜头,一路走了下去,成就了他极为辉煌的人物画。

  张绍城,他的国画形成了他的风格,借鉴了俄罗斯莫伊谢延科画风,吸收到国画中,以帆水画法呈一种国画底片的水墨效果独特画风。他青年时期画的连环画影响比较大的有《龙虎斗》《醉八仙》等。

刘旦宅和程十发年龄上有大约十岁的差距。他们的绘画情结有些相似。最相似的一点是都是以国画的基础去作连环画的创作,不同的是,程十发的专业是山水画,他从事人物画后,山水画也因此而斑斓多姿起来,同时也带动了他的花鸟画。而刘旦宅是位执着的人物画家,他以人物画的技巧、观念去作连环画、年画,应该说有着高屋建瓴的优势,他以人物画去阐述连环画、年画,且不论形象上的轻车熟径,即便难以喻说实指的意境和趣味,也是更胜一筹的。与其认为连环画令刘旦宅的人物画的技巧更加娴熟,为他的人物画艺术添砖加瓦,毋宁说是刘旦宅的人物画给连环画注了新的生机。人物画的高度不仅使刘旦宅能从容应对那些同属表现人物形象的画种,而且还从人物画配景的山石、树木、花鸟、草虫、鞍马、动物中,发展成自己的山水画、花鸟画和鞍马、动物。

  还有卢延光,他既画人物国画,中老年后主要是山水画创作,以新古典主义为其山水画风,青年时期画了大量的连环画,最多的是为梁羽生小说创作的连环画,再如《龙女牧羊》《关汉卿》《恩与仇》等,曾评为全国十大连环画家,但他现在主工山水画。

用墨线勾勒的连环画,近似于国画人物的白描。然而,墨线勾勒的连环画往往突破白描程序的束缚,因为是连环画,所以在形象准确的前提下,有着多样的技巧自由;因为有了技巧的自由,所以以形象准确为标准的写实西洋画便长驱直入。这对于连环画来讲,也许是福音,但于人物画则不啻灾难。

  还有不少画家早期在连环画领域创造出辉煌的成绩,到中年,有条件及机缘后,则开始转到国画上来,有的逐渐成为国画名家。可以说,从连环画的耕耘中,成就了不少国画名家,而且给我们不少启示,中国的连环画曾经有过非常辉煌的历程,随着时代的过去,虽已经风光不再,但它却锤炼了一批在审美构图、技巧、线条及至笔墨上都给了一个很广阔的天地,成就了一批中国画的名家,特别是国画人物画家,这一段过程的历史也很值得研究,对中国画的新人物画有很大的启示。

刘旦宅将连环画,当成国画人物画来对待,行笔走线,无不是纯正的国画笔法,这也许不能归结为创作态度或者是形式选择上的严谨。他认为用线去表现,必须如此,不存在理由,以此去画连环画,是顺理成章的事。而程十发从旁门入里,一开始就有快捷方式,一开始就以生当熟,一旦生熟混成,奇趣油然而生。最当然、最精彩、最丰富的是线条的运用,也就是众所周知的笔法。它直接诉诸心灵,是画家心象的表达基础,画家自身风格的塑造,即源于此。

同样,程十发也是得力、得益于线条的大师。

程十发从山水画进入连环线再而人物画,山水画丰富多彩的线条,弥补了人物画线条的单纯,山水画皴线的短长、阔窄、高低、浅深,不规则的交差、交汇,顺逆随意的运行,随兴、随情、随意的发挥,令人眼花缭乱,也令单线的白描眼花缭乱。

刘旦宅中国画创作的主线是人物画,终其一生都未作改变。他的连环画线条,似未借鉴过山水画,也没从花鸟画或其他画种搬弄些什么。刘旦宅的线条是直率地从人物画来画人物,用他自己的才情和勤奋,使连环画线条充盈着国画人物的情趣。

连环画是市井文化的产物。市井艺术的境界和格调都不能与国画同日而语。早期连环画的人物造型、背景、构图以及线描的水准,和它的市井地位相等。国画和连环画的不同,在于艺术层次。有中国画造诣的画家,画连环画,即使不用宣纸,也会存在浓郁的国画气息。国画家和连环画家不尽相像。国画家作连环画,每幅都有独立欣赏的价值,它同国画的审美联系紧密。程十发、刘旦宅的连环画,很说明问题。反观连环画家,以造型能力为资本,频频进入国画领域,成功者凤毛麟角。

本文由足球押注官网发布于书法,转载请注明出处:复出中黄炎子孙民共和国人物画精粹,连环画成就了广大中黄炎子孙民共和国画名人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