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一代藏家精彩亮相,公私合作

刘益谦、王薇夫妇

王薇与刘益谦在家中观赏红色藏品

上海美术馆从今天至5月9日举办陈逸飞艺术展。陈逸飞作品大多流通于市场,分散在不同藏家手上,所以本次展览90%以上的展品来自私人收藏者。

展览现场人头攒动

上海美术馆私人藏品展革命的时代正在展出 另类富豪成焦点

也在上海美术馆,去年年底举办了革命的时代:延安以来的主题创作展,78件展品都是上海女收藏家王薇的私人藏品,其中包括价值795.2万元的沈嘉蔚的《为我们伟大祖国站岗》,4043.2万元的陈逸飞的《踱步》等。据透露,这批藏品按买进时的价格计算,总价值超过2亿人民币;而它们仅是王薇收藏中的一部分,她拥有红色经典题材画作140多幅,不少重量级作品甚至是国家美术馆的收藏空白。

红色经典开头炮 法人股大王捧场

股票要买便宜的,艺术品要买贵的。在中国收藏界颇为高调的刘益谦和王薇夫妇常被冠以另类富豪的称号。最近刚刚以1.69亿元拍出的明代画家吴彬的《十八应真图》创下全球中国绘画成交纪录,其买家就是这对高调夫妇。

这两个展览让人关注一个新议题:随着民间收藏迅速发展,私人藏品越来越多且越来越精,如何用好这项资源弥补公共收藏的不足?

11月18日,上海美术馆举办了一个别开生面的展览革命的时代:延安以来的主题创作展。有趣的是,这个由70多件作品在新中国60周年大庆之际推出的颇具规模的红色经典的收藏展,是一个私人收藏展。用这个展览,这批珍藏的主人王薇表达了她的梦想:要建一个她自己的美术馆,让公众分享她和先生刘益谦心爱的珍藏。而红色经典只是其中的第一个系列。

如今,红色收藏之风愈来愈盛,而刘益谦和王薇从2003年便开始收藏第一幅革命题材油画。近日,由王薇与陈履生共同策展的革命的时代:延安以来的主题创作展以国内最大私人藏品展的规格在上海美术馆开幕,70多幅私人藏品中,包括了以4043.2万元价格被拍下的陈逸飞的油画作品《踱步》。

公共美术馆资源有限

拍卖场上的弄潮儿

投资、策展 夫妻档

中国美术馆学术一部主任陈履生告诉记者,在我国,公共美术馆拥有的藏品资源有限。即使是中国美术馆,因为1963年才开馆,针对1949至1963年间特别是上世纪50年代的美术作品,始终未能建立起完整的收藏。比如革命的时代:延安以来的主题创作展展出的戴泽的《和平签名》,是上世纪50年代最有影响的美术代表作之一,它表现50年代初全国群众广泛参与的和平签名运动,生动反映经历过战争创伤的中国人民对和平的渴望,曾代表中国送往当时的苏联和东欧社会主义国家展出,并曾是这些国家教科书上的插图。但类似的不少重要作品,中国美术馆未能收藏。

上海美术馆,对一楼两个大厅与之间的过道作了精心的布置,采用红色作为展墙的底色,令那些曾经家喻户晓、激动了一代人的作品神完气足,吸引了许多观众在画面前留影。

由70多幅红色题材私人藏品展组成的革命的时代:延安以来的主题创作展成为上海美术馆为纪念新中国成立60周年而策划的系列展览之一,并被认为是迄今为止规模最大的私人收藏品展。在这些展品中最为引人注目的是陈逸飞的油画作品《踱步》,这幅作品曾以4043.2万元的价格成为今年春拍单件中国油画中的最贵作品,也创下了陈逸飞作品的市场最高价。另外,还有像靳尚谊的《江河大地的春天》、沈嘉蔚的《为我们伟大祖国站岗》等作品都堪称红色经典。

陈履生介绍了另一个情况,听来耐人寻味:现在民间收藏的好些美术作品,过去曾是美术馆藏品。文革结束后,国家美术馆等相继清理了一批文革时期的作品,它们或由收藏单位退还给作者,或由作者主动索取领回。如沈嘉蔚的《为我们伟大祖国站岗》,曾藏于中国美术馆,1982年它由中国美术馆、黑龙江省美协逐级退还给画家,多年后到了王薇手上。

展览现场人头攒动,除了从海内外赶来的艺术家、圈内人士之外,最显眼的是云集现场的中国各大拍卖公司的老总:佳士得亚洲区副主席叶正元、苏富比香港CEO程寿康、中国嘉德总裁王雁南、北京保利执行董事赵旭、北京匡时总经理董国强、上海泓盛总经理赵涌等。

但这些作品的红色显然不及它们背后的收藏者来得更耀眼。在此之前,这些高价作品都被安置在浦东汤臣高尔夫别墅里,在客厅的墙壁上,一幅陈逸飞的《长笛手》成为抢眼的墙面装饰画。而这只是夫妇俩的藏品之一,他们以及他们的拍品常常成为财经、投资、收藏频道的热点话题,因为他们曾经拍下了6171万元的宋徽宗《写生珍禽图》、8578万港元的乾隆御制紫檀水波云龙宝座,以及无法计数的雕塑品和油画。

公私合作是一种趋势

展品中,今年春拍高价成交的陈逸飞《踱步》、沈嘉蔚《为我们伟大祖国站岗》都赫然在目,成交价就接近5000万元。红色经典在中国拍卖场上出现,从中国嘉德的新中国美术专场起不过十多年历史。王薇从2003年起开始收藏油画,就注意到红色经典。她的收藏过程充满传奇的色彩。如2005年中国嘉德秋拍推出的陈衍宁的《毛主席视察广东农村》,她曾为此特地赶到广东美术馆去看作品的展览,结果在拍卖场上与著名的瑞士藏家乌利希克成为对手,遗憾地失之交臂。今年保利春拍推出的《踱步》,王薇的心理价位是3000万元,由王薇的先生刘益谦举牌,也在拍卖现场的王薇发短信表示志在必得,要办展览,结果一直举到最后才以4032万元成交。

作为此次策展人之一的王薇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不得不常被问到的一个人是她的丈夫刘益谦,这个名字无论在金融业还是理财投资方面都是响当当的名号法人股大王、增发股大王,但在拍卖圈,他们为人所知的是另一个称号是毛毛。因此,在展览开幕式上,包括香港苏富比、佳士得在内的全国各大拍卖行老总、负责人均有出席,因为夫妇俩极为出名,并且出手也颇为阔绰。

陈履生说,现在世界艺术收藏已进入多元化时代,私人收藏与公共收藏并存且互补,与私人藏家合作办展览成为国内外很多公共美术馆的流行。他举例说,美国亚洲协会美术馆于2008年9月举办了一个艺术与中国革命展,200余件展品几乎都是向中国和国外的私人藏家借的。这些作品占了这家美术馆整整三个楼层的展厅,创作时间为1949年至1970年代,类型包括油画、水墨画、雕刻、素描、艺术家写生、木版画、海报等。

这是我们的一段历史

今年5月28日至30日,北京两大拍卖巨头中国嘉德和北京保利的春拍几乎同时落槌,期间创下的几项顶级拍品的天价纪录,都与刘益谦息息相关。除了6171万元的《写生珍禽图》、4043.2万元的《踱步》,还有5824万元成交的宋人《瑞应图》、1332.8万元成交的釉里红团螭龙纹葫芦瓶,以及打破了中国家具世界拍卖纪录的8578万港元的水波云龙宝座。从那些重头的拍卖记录来看,刘益谦今年在拍卖市场已经砸出了5亿元左右的人民币。

借助公共美术馆的平台,私人收藏家也乐意让社会公众共享自己的财富。王薇告诉记者,她收藏第一幅红色题材作品是在2003年,在一个拍卖会上她看到了张洪祥的《艰苦岁月》,很意外―――以前我以为它们都收藏在博物馆、美术馆里。买下之后,有个美国老太太通过朋友找到我,说要加20万买它。我想,为什么她愿意加钱买?你能买我也能买!这个插曲,坚定了王薇收藏这类作品的决心,此后她就特别留意红色经典。几年下来,她和丈夫陆续收进了100多幅,很多藏品如今的价格已涨了五六倍。其中,他们6年前以72万元买进的吴冠中的《爱晚亭秋意》,现在有人出价3000万收购。但王薇说一件也不卖,只进不出。2009年,新中国成立60周年,他们想到自家的藏品可以办个主题展览,开始整理、拍照,一清点,好,已有140多件了!一个人在家看藏品没味道,借美术馆做展览与大家分享,挺好!

王薇向记者透露,她的红色经典系列收藏,连国画共130多幅。陈履生作为展览的策展人为此写了专著,其中用了她120多幅藏品。王薇的这批收藏相当的数量来自拍卖场,以较高的溢价夺得。因此,陈履生认为,红色经典的持续升高和王薇的追捧是有一定关联的,如果没有像这样的收藏家对其葆有独特的爱好,这个市场不可能在短时期内形成一个不断的高潮。

编辑:admin

王薇夫妇正打算在浦东造一座私人博物馆,展出他们收藏的新中国经典美术作品。房子已买下,面积达8000平方米。夫妇俩知道,这肯定需要大量投资,他们做好了亏损的准备;但为了可持续运营,他们也希望有关方面多加关心、给点支持。

有意思的是,王薇之所以2003年开始盯上了革命题材,是因为她拍得的一件作品有位美国老太要加价20万元求购。这使她想到,在外国这些历史题材作品都在博物馆里,发现这是收藏的一条路。她也表示,这些画有的在小学课本读过,充满着革命激情,大多是集体创作,还借鉴了民间绘画的形式,让中国老百姓喜闻乐见,所以她要收藏。

编辑:admin

谁说中国没有藏家

此前一贯低调的王薇,此刻为什么高调亮相?有人说他们开展览就是为了高价出货,王薇对此嗤之以鼻。她多次强调:有人说中国没有收藏家。中国的企业家成功了不能土气,经济富足了,还要文化上有眼光。文化强大了,才是真强大。她说,她的梦想是办一个美术馆,既可以有空间让自己好好看看那些藏身库房的藏品,更重要的是与公众共享。她的收藏画册可以5年一编、10年一编。

她向记者透露,已经买下了一幢8000多平方的独幢建筑,当作未来的美术馆,希望能在明年上海世博会举办期间开幕。她还透露,她的油画收藏包括三个系列:前两年她还介入了当代,而她收藏的经典系列也很精彩,有关良、林风眠等人的作品。

而他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收藏,明年会首先选择他所珍藏的溥心畬的作品做第一个展览。

收藏要有大局观

王薇1996年在华宝楼做艺术品拍卖,当年的客户,到今天仍在收藏的只有两个人坚持下来了。他的先生刘益谦从那时开始收藏,其收藏范围则更广,书画、瓷器、玉器。刘益谦表示,他曾经对王薇的收藏爱好不以为然,不过这个红色经典系列让他刮目相看。他认为王薇有一种大局观,十分可贵。他还表示,王薇是凭眼睛买画,相信自己的感觉;他是凭耳朵买画,相信专家。王薇则认为,艺术品尤其是顶尖精品的收藏,实际上眼光、实力和机缘三者缺一不可。

红色经典也好、经典艺术也好,王薇其实更喜欢当代艺术的不确定性。她说:对经典所代表的过去来说,2000万可能就是一张画,当然可能是很好的画、资产相对保值的画,同时某种程度上来说也只是对他人眼光的再肯定。但对代表着艺术的未来的当代艺术,2000万就可以买到很好的未来。她觉得中国的藏家有责任用自己的眼光支持年轻一代的优秀艺术家。

由此来看,这个展览可谓中国新一代藏家的宣言:他们有自己的资本、自己的眼光、自己的藏品,还会有自己的美术馆。

编辑:admin

本文由足球押注官网发布于艺术家,转载请注明出处:新一代藏家精彩亮相,公私合作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