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面重现广州历史名城辉煌,广东百年

图片 1

由中共广州市委宣传部、广州市文联、广州艺术博物院、广州市美术家协会主办,广州市美术家协会人物、山水画艺委会协办的千年城韵《历代羊城八景》暨《南国商都》长卷作品展,将于12月10日~12月15日在北京画院美术馆举行。《历代羊城八景》与《南国商都》是广州市美术家协会在中共广州市委宣传部直接关心、支持和指导下,于2014年~2015年特别策划、组织的大型创作活动。《历代羊城八景》共分九卷,以长卷的形式全面重现广州这座具有2200多年历史的文明古城的辉煌历史。《南国商都》全长2015厘米,穿越时空,把广州上下千余年纵横百余里的城乡变迁图景高度浓缩其中。

广州艺术博物院一直致力于历代书画珍迹及广东美术精品的征集、收藏与研究工作,藏品规模蔚为可观。往上追溯明清广东绘画的源流与特点,向下展现当代岭南画坛的传承与创新,一直是本馆研究与展览工作的重心。是以,今年年初推出了“山水有知音——广州艺术博物院藏明清广东山水画展”。

历代羊城八景系列长卷已经面向公众及同道展出了,作为参与者,我委实不便对创作水准作任何点评,尽管已经好评如潮了。面对长卷,我只想谈三点体会,且算是我一定时期的个人总结。

《历代羊城八景》系列长卷全面重现广州历史名城辉煌

展览特选院藏明清广东画人以及寓居广东的画人的山水画精品90余件,以此梳理明清以来广东山水画风演变。以时间为主轴,展览的第一部分“意会古人”,着重展陈画家临摹学习古人的作品。以古人为师,是学习传统绘画首要的入门途径。因此古代画家留下了大量的“摹古”画作。然而“摹古”并不等于泥古,不少画家是在学习古人的过程中,逐步形成个人的见解和体会,在取舍之间抒发自我的笔墨意趣,他们的“摹古”都有其鲜明的个人特点。自明末取法吴门画派,清前期师法宋元,追慕倪瓒、石涛,至清中“四王”之风盛行,晚清受西洋画影响,均可见不同时期粤地画人别具地域特点的“摹古”意趣。

其一,对历史的追忆与恋旧的情怀是人类共同的精神生活方式之一。历史题材创作的态度与品位的把握,既体现了艺术家的文化自觉,也反映出其社会责任的承担。我以为,在历史题材创作中,画家不应仅满足于对风景的简单再现,把画幅当作看图说话式的表征,而应该在营造岁月氛围的同时,引领人们神游于现实之外的梦境,激荡起今天读者对历史图景的向往与想象。

《历代羊城八景》系列长卷是广州市美术家协会于2014年筹划、组织的大型创作活动。广邀56位岭南山水画名家倾力绘制,并由22位岭南书法家题字,7位篆刻家治印。长卷共分九卷,包括宋代卷、元代卷、明代卷、清初卷、清末卷、1963年卷、1986年卷、2002年卷、2011年卷。每卷含绘画作品八幅,书法八幅,由时任中共广州市委宣传部部长甘新亲自题签。长卷全面重现了广州这座具有2200多年历史的文明古城的辉煌历史。广州市美术家协会主席盛赞:南粤艺坛合力绘长卷,是广州包容开放的极佳体现。

图片 2

其二,艺术家应思考,如何以更贴切的表达方式打捞起一定地域、一定时期的记忆。我所创作的是清初八景之琶洲砥柱。据记载,琶洲一带于明末清初已经是广州海上丝绸之路起点航道之一,也是海外商船从海入江进入广州的关键地带。我所选择的是虚实双生的处理手法,把广州特色的洲渚地貌及亚热带植物特色之实与水云一色之虚结合起来,力图使画面注入更多广州特有的风貌特点与人文气息。另外,我还选择弃色重墨,我想,这也暗合了清初山水画崇古、重笔墨的主流艺术风尚。

羊城八景是广州文化品牌,且先贤也已着墨甚多,如何在美学形式上寻求突破成为一大难题。《历代羊城八景》创作组执行人、广州市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兼山水画艺委会主任刘思东告诉记者,就如何有所突破的问题,山水画艺委会连同岭南山水画坛前辈及同道经过多次座谈沟通,最终确定了几种思路及方向:首先,要对历代羊城八景进行系统梳理,将过往所有版本的所有景致和盘托出。其次,在形制上打破传统纸张尺幅的限制,让参与艺术家绘画出长形作品,再以长卷的形式进行装裱,争取将长卷这一形制的魅力发挥到极致。再次,广州美协山水画艺委会借助各种人脉和资源,不仅限于本艺委会画家作为创作力量,还广泛吸纳当今岭南画坛山水画高手参与创作,务求创作出融合不同绘画风格和理解的高水准作品。

碧嶂红棉图 清 黎简

其三,这次的羊城八景系列长卷,其实也是一个岭南人文山水创作的重要个案。作者倘若不细心观察南方特色,很容易画成一幅毫无地域特点的普通山水画。地处亚热带之羊城有片片苍绿的嘉木,此地无高岳却河道密布,随见江渚平滩。羊城出雾气,雾气者,山水性灵之吐呐。羊城因嘉木而婀娜、因雾气而厚泽。所以,我们讲本土化创作,讲中国画的地域性品格,这次羊城八景创作不失为一个典型样本。

刘思东介绍,在艺术表达上,《历代羊城八景》系列长卷选择了以美术史的进程与水墨文化的演进相结合的方式来呈现:我们知道,宋、元、明、清延及当下,各个朝代、各个时代的艺术风尚都不一样,甚至千差万别。而我们争取,各个版本羊城八景的描绘者的审美趣味与表达风格,尽可能靠近那个朝代、时代的艺术风尚。例如,羊城八景的元代版本,我们甄选这一创作组的艺术家的时候,首先考虑到参与艺术家要有与元代笔墨文化相近的美学表达,假如他对元代的绘画毫无兴趣或画面中鲜见元代绘画的踪影,我们绝不会把他放到这一组。再者,我们还会要求创作者在长卷创作的时候,尽可能地去靠近元代的笔墨文化。所以,这对艺术家来说也是一次学习与进步的机会。

为了更好地向观众呈现古人临习古画的心得与体会,引发观众思考临摹对象与创作之间的关系,思考鉴藏之风与绘画的关系,此次展览将画作题跋、印鉴均作释文。结合作品及其题跋,不难发现明清时期的广东山水,不仅是古人意会古人、借鉴时人、直抒己见的反映,也是其时收藏风尚以及审美趣味的反映。

据了解,《历代羊城八景》系列长卷于2014年底绘制完成,并于今年的2月11日3月11日在广州艺术博物院举行首展,随后拉开原大仿真卷的全国巡展交流活动。截止目前,已经在浙江画院、天津美术馆、澳门金碧文娱中心等地展出,第五站展出地为北京画院美术馆。

透过展览呈现明清广东山水作品中所包含的地域特点,是策划本次展览的一个重要目的。“外师造化,中得心源”,一直是传统绘画创作理论的重要命题。山水画创作,既是写景更是写情。明代的广东山水绘画,更多地反映其根源来自“师古人”,来自北方山水、江南山水,而非“师造化”。从清代开始,广东画家笔下的山水,不仅可见葱郁湿润的岭南山水滋养的痕迹,还可见画家们开始自觉地将乡土景物作为描绘对象,诸如羊城八景、罗浮山、镇海楼、木棉花等等。展览的第二部分“写景写情”,展出了清人《羊城八景图》、谢兰生以私人园林东莞竹湾为题的《竹湾图》、戴熊的《罗浮山图》、黄培芳的《红棉图》等作品。其中黎简的《为菊湖写各家山水图册》最有意思。这一册十二幅小品用笔工细、设色浓厚,最能反映黎简如何博采众家所长、仿宋元明各家画法,在临摹学习中形成个人的笔墨语言,而选取本地风物就是其笔墨语言的一部分。可以说,以本地花木入山水画,黎简有开创之功。

《南国商都》大型人文长卷展现古城海上丝绸之路盛况

此次展览还展出了创作于1814年至1815年的上、下两卷《艮泉图》。丁忧辞官归里的顺德文人黎应钟,在罗浮山修建“艮泉”别业,并在1814年至1815年间,邀广州、南昌、苏州的画人以“艮泉”为题作画。《艮泉图》汇集了几地文人的画风。粤画人谢兰生、黄培芳、吕翔、秀琨等画风萧疏简淡,而苏州画家翟继昌、孙义钧等则延续吴门画派之笔致,设色古雅有致。当然,画作背后也反映了赞助人的审美趣味。这位来自广东顺德、长居岭外为官的文人尤其钟爱吴门画风,并亲到江南延请画家作画、文人题跋,可见清代广东文人对江南文化的向往。江南画人在元明两代,大量以本地风物作画,而清代广东画人也开始有意识地绘画“真山真景”,尽管笔墨中可见江南山水的痕迹,但不失为广东画家主动探索“广东山水”笔墨语言的开始,广东山水画地域风格的建立,或可以此为发端。

继《历代羊城八景》系列长卷大型创作之后,广州市美术家协会又再重拳推出了《百花颂花城》、《南国商都》两大长卷创作活动。最新于今年10月30日创作完成的《南国商都》人文长卷, 计划与《历代羊城八景》系列长卷一起,于12月10日一12月15日在北京画院美术馆展出,共同向京城的市民展示岭南中国画创作的整体实力。

广州拥有多个省、市以及高校美术馆,各馆根据自身的藏品特色和研究重心突出其特色尤其需要考虑。去年,由广东省委宣传部等单位主办的“广东美术百年大展”,是广东一大美术盛事,广州艺术博物院为之提供了大量的藏品,充分体现了其在岭南地域美术收藏研究方面的优势。此次展览,广州艺术博物院将梳理广东绘画的时间往前推至明清广东绘画之起源,是对“广东美术百年大展”学术思路的延续。

据了解,《南国商都》大型人文长卷于今年4月正式启动创作,单草图绘制就长达四个月之久,十余次修改易稿,终于8月28日定稿并全面挥笔创作。《南国商都》长卷全长2015厘米、高51厘米,通过全景构图的形式,以穿越时空的手法,把跨越几个朝代的城乡景观以及连绵百里的山峦汇聚于咫尺长卷间,来展示海上丝绸之路的始发地千年古城广州。由中共广州市委宣传部原部长甘新任总策划,广州市美术家协会主席周国城任创作组主任,广州市美术家协会副主席李哓白任创作项目召集人,广州市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张弘任艺术总监。

图片 3

张弘告诉记者,《南国商都》全卷分五大部分,第一部分通过描绘万船来仪的场景,反映广州的海洋文化;第二部分以穿越历史时空的手法还原南越王宫盛貌,表现广州悠久的历史;第三部分则用近代广州骑楼、花市等极具特色的建筑与民俗,反映广府风情;第四部分,以佛教、伊斯兰教、天主教及道教共存于穗,来体现广州的包容;第五部分描绘的商贾辐辏的十三行,呈现出广州繁荣的商业文化。

山水图册3 清 梁于渭

长卷绘有荔枝湾、西关大屋、岭南戏曲、黄埔古港等历史图景,见证了广州作为中国重要商埠的城市内涵和商业变迁史。张弘介绍,长卷以流观式来处理画面,由南海驶入、拜澳门妈祖、观舢舨灯塔、渡上下横挡、望番禺莲花、祭南海神庙、舞波罗诞节、巡黄埔古港、瞭琶洲砥柱、瞰白云晚望、踱南越王宫、攀越秀镇海、乘珠水画舫、登爱群大厦、进粤海关楼、醉羊城花市、逛骑楼商街、过四牌楼坊、访五仙霞洞、点一炷佛香、道一声瑟兰、颂一首福音、听岭南戏曲、探海山仙 馆、泛荔枝湾涌、驻西关大屋、游十三行街、荡白鹅潭水、憩大通烟雨、叹石门返照等,移步换景,描绘了广州上下千年连绵百里的历史人文景观三十多处。

近代广东绘画,与京、沪画坛三足而立,提倡折衷中西的岭南画派以及提倡从传统中寻找改良国画之路的广东国画研究会,其画论及其作品为全国所瞩目。这种求变精神,是有其渊源的。此次展览展出的梁于渭《山水图册》,展现他迥异于传统的笔墨技法和形式。用绵长、疏简的线条勾勒山体,少皴,代之以平涂色彩,或者以高低起伏的线条勾勒山形,再施以粗放、干涩的皴擦和赋色渲染,令他的山水别具一格,为晚清广东山水画带来一股新风。在务求创新之外,广东文人还有坚守文人审美的传统。广州作为清代唯一通商口岸,生活其间的文人有大量机会接触西方美术,甚至有机会远赴海外美术馆参观。展览中展出的晚清李冠棻的《在山泉图》,以其在香港九龙的居所“在山泉”为题,展现的却是传统士大夫闲雅淡泊的志趣。

信息时报记者率先探营赏《南国商都》芳容,甚为惊喜。仅张弘负责的第三部分,描绘了清末民初老广州的市俗风貌,除了爱群大厦、粤海关、及四牌楼等广州地标建筑外,还绘有造型各异、情态可掬的人物约600人。据了解,《南国商都》大型人文长卷拟定于12月初在广州艺博院预展,其后将赴北京展览。

20世纪广东画坛纷繁复杂、变化多元,值得往上追溯其源头。诚如李铸晋教授对明清广东山水画所总结的:“粤画离江南较远,故传统之力不强,而对技巧,亦不甚注重,然较重独创。故以江南传统观之,粤画技巧,往往过粗,未臻雅致……粤画主流,既少书卷气,即以承受明末清初所谓山林派之精神为主。其作以创新为目的,以期画出桃源仙境,为其精神之寄托。”总之,此次展览以展品为证,反映了辉煌的近代“广东百年”是以明清广东画人的探索为底色的。

本文由足球押注官网发布于艺术家,转载请注明出处:全面重现广州历史名城辉煌,广东百年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