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云门舞集行草三部曲之二松烟11月广州上演,云门舞集

新华网台北11月18日电以倾斜八度的白色舞台为巨幅画布,舞者为水墨精灵,黑白云影飘移其上台湾现代舞团体云门舞集新作《屋漏痕》如一幅奇幻空灵的泼墨山水徐徐展现在眼前。 《屋漏痕》将于11月19日至28日在台湾戏剧院启动全球首演。作为该舞团代表舞作行草三部曲书墨系列的延展,《屋漏痕》持续探索舞者身体与水墨之间的互动融合。 云门舞集艺术总监、编舞家林怀民在18日的彩排记者会上表示,《屋漏痕》的创作灵感来自唐朝书法大家怀素与颜真卿的一则轶事。 书法界前辈颜真卿问狂草大师怀素对书法有何见解。怀素说,他观察到夏天的云彩变化万千,有如峻奇的山峰,经常揣摩学习,写起字来其痛快处,如飞鸟出林,惊蛇入草,又如壁坼之路,一一自然。颜真卿问:何如屋漏痕?据说,怀素欣然起座,握住颜真卿的手说:得之矣。 这个书法典故让我着迷。水痕,漏光,乃至怀素提到的夏云,飞鸟,惊蛇,都是大自然的状态。酝酿多年,我决定以《屋漏痕》为题编舞,看看自己能不能触及那一一自然的境界。林怀民说。 但他强调,《屋漏痕》虽以墨的美学为跳板,但并不是一个演绎书法的舞蹈,而是透过屋漏痕这个典故和它所呈现的意象来丰富一个舞蹈,给舞蹈一个新境界。 为了使观众更好地欣赏到泼墨山水的投影,林怀民从1.25米的高处拉出倾斜八度的舞台,使其仿佛成为巨大画布,在其上利用多媒体投影出水墨缥缈的痕迹。这种设计虽然增强了观赏性和趣味性,但也给舞者带来很大挑战。 舞者在这个斜坡上相当于是穿着三寸的高跟鞋在跳舞,更糟糕的是有时候一脚上一脚下,相当于一只脚穿着三寸的高跟鞋,一只脚穿平底鞋。上半身要不断地调整身体的平衡。林怀民说。 林怀民于1973年创办云门舞集。2000年起,他从书法美学汲取灵感创作出享誉国际的舞作行草三部曲,即《行草》、《行草贰》和《狂草》。 我创作《行草》时把字展示在舞台上,到《狂草》时我让墨水流到纸上来做布景,现在则将布景完全变成虚拟的一个东西。所以这个舞台变得非常简单,投影是唯一的布景。 我现在越来越希望能用最精简的因素来作出最丰富的表达。《屋漏痕》有这样一个企图和野心,但到底做到多少还要观众来评判。我想我会用几年的时间来将这部作品打磨得更精致。林怀民说。

图片 1

[attach]176562[/attach][attach]176563[/attach]10月23日,来自宝岛台湾的世界级舞蹈团体——云门舞集亮相国家大剧院舞蹈节,著名编舞家林怀民的舞作《松烟》首次亮相与北京观众见面。 这部作品是林怀民继《行草》之后探寻中华书法美学的又一部佳作,云门舞集一团的精英舞者们继2012年《九歌》之后再度登上大剧院舞台,用身体传神地幻化出了水墨的无穷意韵,博得了观众热烈的掌声与喝彩。本次云门舞集再创票房佳绩,首演当晚歌剧院座无虚席。 《松烟》是林怀民“行草三部曲”中的第二部,2003年诞生时名为《行草 贰》,去年更名为《松烟》,典故出自曹子建的诗句“墨出青松烟”。如果说《行草》是浓墨书帖,《松烟》则更像是清灵淡雅的山水。“我很喜欢《松烟》这个名字”,林怀民说:“和宋代才问世的油烟墨不同,松烟墨乌黑无光,入水即化,可以有很多浓淡乃至透明的层次,单是‘松’跟‘烟’这两个字的意象就很美”。 23日晚的演出中,在空灵而富有韵味的舞台上,云门舞者们身着朴素的黑、白舞服,缓慢深沉的呼吸吐纳,时而突然发力,疾速舞动、踢打奔跃,顷刻间又恢复了轻柔曼妙,在刚与柔、急与缓、间接与直接、紧张与松弛之间取得了巧妙的平衡。变化万千的舞姿由呼吸吐纳联接、延展和收缩,将舞台变成了一个引力巨大的磁场,牵引了观众的呼吸。 演出前半,两名女舞者的一段双人舞便展现了对身体肌肉的超强控制力,令人全神贯注,而后男舞者的群舞表演则凸显了在积蓄力量后奔涌的爆发力,令观众赞叹不已。舞者们的演出不仅是精准优美的表现,更是一种由内及外的精神修炼。[attach]176564[/attach][attach]176565[/attach] 云门舞者们每日不仅要修习打坐、太极导引、内家拳,林怀民还将书法加入了他们的课程当中,他说:“开始大家纷纷叫苦,不知不觉却都上了瘾,因为它和舞蹈很像,需要全身的投入,他们可以通过运笔体会运气,用运气来指导动作。这几天到了北京,外面雾霾,大家就在房间里或独自一人、或三三两两地练习书法。” 不同于《行草》以书法投影为景,也异与《狂草》中蜿蜒流淌的墨汁,《松烟》表达的是对“留白的领悟”。林怀民说:“《松烟》中无松无烟无墨,不像《行草》中有很多书法的投影,弄完后太实,太用力,生怕人家觉得自己不懂书法。松烟要讲的是空灵,是留白。”《松烟》的舞台背景,是放大的宋瓷“冰裂纹”投影,清透发光,散发着玉一般的微妙润泽,给人带来视觉上“静”的享受,白色的地板上,男舞者穿飘逸的黑裙、女舞者着纤柔的白裤,在这样的背景下起舞,让人自然而然地产生对于东方美学中“空”、“寂”、“无”的领悟。 为整部舞作配乐的是二十世纪最重要的前卫音乐家约翰·凯奇的作品。他的作品实验性极强,观念的实践胜于对悦耳的服务。凯奇精研东方哲学。禅宗,易经深远地影响了他的生活和创作。林怀民说:“你可能想像不到,凯奇东方色彩的乐曲和《松烟》配合起来简直如皮肤和手套一样恰切,东方味道强的不得了”。 在舞台上,极富禅意的音乐仿佛打开了观众所有的感官,舞者们运气声、发力声、衣裤布料摩擦的声音清晰可闻,正如林怀民所说:“乐曲饱含不绝如缕的‘气’,能让人感觉到时光的流动。” 在演出结束后,林怀民特意安排了演后谈与观众互动。他说:“《松烟》是桥梁,它找到了容易和观众产生共鸣的一个点,就是那种空白的、流动的呼吸的感觉”,而关于如何欣赏舞蹈,他也多次强调:“看舞蹈不是考试,不需要做功课、做准备,也不需要知道它是什么,只需要全身心的去感受,舞者自然会把你带到作品中的世界”摄影师:王小京 [attach]176566[/attach][attach]176567[/attach][attach]176568[/attach][attach]176569[/attach]

著名文化学者余秋雨曾撰文说:“若要开列一份被当今国际社会广泛接受的东方艺术家的名单,我想,在最前面的几个名字中,一定有林怀民。”林怀民,这位代表台湾精致表演艺术的领袖人物,即将率领其创建的云门舞集登陆西安。12月4日―5日,林怀民登峰造极的经典代表作《行草》将在西安索菲特人民大厦惊艳登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一个让华人自豪的文化符号。看云门,是接受一次身心的洗涤和生命的开启。

台湾云门舞集的行草三部曲之二《松烟》,将在10月31日及11月1日晚上在广州大剧院上演。编 舞 林怀民音 乐 约翰凯吉灯光设计 林克华舞台及影像设计 王孟超服装设计 林璟如委托创作 财团法人永龄教育基金会共同制作 国立中正文化中心 云门舞集文教基金会 《行草》是林怀民以书法美学入舞的初探。首演后,他体会到书法世界的浩瀚繁富,渴望继续挖掘深究。2003年《行草贰》,2005年《狂草》陆续问世,合称“行草三部曲”。2012年,林怀民将《行草贰》重新命名为《松烟》。 林怀民以不同手法追寻毛笔书写中“墨分五色”的境界。若说《行草》偏向浓墨,《松烟》则是清灵淡雅。《行草》以书法投影为景,舞者玄衣舞动,气势庄严浓重。《松烟》走上轻淡写意的路子,动作计较由重到轻到飘逸的层次,带出流畅的旋律。 为呼应“墨分五色”的法则,《松烟》的舞台布景也讲究层次。舞台后缘投影幕浮现瓷器釉面纹理的特写,或纤白脆弱,或釉粒斑斓,淡入淡出,安静地化为舞台上的空气。白色的地板托出男舞者的巨幅黑裙,强烈的白光映照女舞者晃荡的白裤,黑与白的对话,虚与实的消长,漫漶为《松烟》写意的风景。关于松烟 「行草三部曲」不是事先订定,逐步落实的创作计划。2001年的「行草」是林怀民以书法美学入舞的初探。首演后,他体会到书法世界的浩瀚繁富,渴望继续挖掘深究。2003年「行草 贰」,2005年「狂草」陆续问世,合称「行草三部曲」。2012年,林怀民将「行草 贰」重新命名为「松烟」。 「行草」以书法投影为景,舞者玄衣舞动,气势庄严浓重。「松烟」走上轻淡写意的路子,动作计较由重到轻到飘逸的层次,追寻毛笔书写中「墨分五色」的境界。松烟墨是表现「五色」的最佳媒材。中国古代用天然矿材石墨书写。汉代焚烧松木,取其烟粒,制作出松烟墨。曹子建的诗句「墨出青松烟」,使人想起墨的前生今世。 松木难得,今天普遍使用的墨,是宋代才问世的油烟墨。油烟墨色泽黑亮。松烟墨乌黑无光,入水易化,因此可以有多层次的表现。画家工笔细描,书家淋漓飞白,松烟墨最为顺手。画中山水朦胧,光在浓、淡,乃至透明的墨迹间流转,恍若呼吸。 呼应「墨分五色」的法则,舞台布景也讲究层次。「行草」中的名家书法不复可见;舞台后缘投影幕浮现瓷器釉面纹理的特写,或纤白脆弱,或釉粒斑斓,淡入淡出,安静地化为舞台上的空气。白色的地板托出男舞者的巨幅黑裙,强烈的白光映照女舞者晃荡的白裤,黑与白的对话,虚与实的消长,漫漶为「松烟」写意的风景。 贯穿整出舞作的是约翰凯吉(John Cage)的音乐。作为二十世纪最重要的前卫音乐家,凯吉的作品实验性极强,观念的实践胜于对悦耳的服务。但,凯吉精研东方哲学。禅宗,易经深远地影响了他的生活和创作。林怀民为「松烟」精选凯吉东方色彩的乐曲,彷佛呼唤着风雨,流水,空旷的原野,无人的古刹。最重要的,林怀民说,所有的乐曲都饱含不绝如缕的「气」。他说,那是时光的流动。 1990年代以后,传统肢体训练是云门舞者身心的主要养分。静坐成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太极导引、内家拳是他们每天的功课。「松烟」的舞蹈动作,融合了缓慢深沉的呼吸吐纳,以及疾速舞动的踢打奔跃,更在刚强阴柔、间接与直接之间,取得了均衡。舞者的演出不只是精准优美的表现,更是一种精神的修炼。变化万千的舞姿随着吐纳延展收缩,舞台彷佛成为一个磁场,牵引了观众的呼吸。 「松烟」2003年首演后,即应邀为澳洲墨尔本艺术节揭幕,也受邀于柏林穿越艺术节、德国伍尔斯堡舞蹈节、香港艺术节及东京新宿文化中心演出。

36年演出超1700场

提起云门舞集,《吕氏春秋》中曾经记载:“黄帝时,大容作云门,大卷……”根据古籍,“云门”是中国最古老的舞蹈,1973年春天,26岁的林怀民以“云门”作为舞团的名称,成立台湾第一个职业舞团,也是华语社会的第一个当代舞团。云门舞集每年应邀在国外演出长达4个月。纽约、伦敦、柏林、莫斯科、东京、悉尼都是舞团例行公演的城市。36年来,云门在欧、美、亚、澳各洲200多个舞台上,演出超过1700场,获得赞誉无数。

《行草》灵感来自书法美学

此番巡演的《行草》,是林怀民从书法中汲取的灵感。中国的书法艺术博大精深,如何将“龙飞凤舞”的书法转化为肢体的表演,让林怀民思索了二十多年,“我们在台北故宫博物院里看到的快雪时晴帖、自叙帖和寒食帖,是王羲之、怀素、苏东坡当年执笔运气,用身体舞蹈所留下来的痕迹。”2001年起,他从书法美学中获得灵感,编出了备受国际舞评赞誉的《行草三部曲》首篇《行草》。

“我无意用身体取代毛笔,而是从书法当中获取灵感。”林怀民说。在《行草》中,布景只有一张张悬挂的宣纸和寥寥数笔墨痕,舞者的服装简单到只有黑白两色,以及似是而非的武术动作和书法线条,极尽简洁和凝练。为了体现书法的意境与内涵,林怀民特别聘请名师,让云门舞者长期习字,再去面对放大的书法投影进行即兴表演。用身体动作来临摹他们的挥洒书写,观众甚至还可以看到舞者以身形临摹呈现的王羲之的“永”字,形象地表现出书法的魂魄来。本报记者 罗媛媛

本文由足球押注官网发布于艺术家,转载请注明出处:台湾云门舞集行草三部曲之二松烟11月广州上演,云门舞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