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日常的真实当中寻找超现实,赏评程亚杰的速写艺术

图片 1

图片 2

油画 苏联记忆《踏浪》 40*56cm 程亚杰 1991年于苏联黑海

「作品如何达到艺术的最高境界?我以为是技术和感情的完美结合。」程亚杰表示。而他作品中对于这种「感情」的表达,反映了艺术家自身对于现实世界的观感及想象;普遍为人所熟悉的对象在他的画作中是以写实的形象出现,而场景却奇异如梦,民族意识、美学观点、对应的既有记忆及因人而异的思想,在其中发挥不同作用。

五彩的贝壳,松软的沙滩,涌动起浪花的翻卷。美丽的女神,赤裸着含羞的灵魂,走向浩瀚奔腾的云端。大洋浅水,长空飞天,无忧无虑的往还。背负大地的期许,唤醒了人与自然的亲缘。一片柔和,一片金黄,一片耀眼夺目的斑斓

新加坡国家美术馆馆长郭建超为程亚杰撰写的艺评,引用超现实主义画家基里诃(Giorgio de Chirico)的论调,表达他在程亚杰作品中感受到「近乎超现实主义所散发的神秘感」。他表示程亚杰的艺术是在日常的真实当中寻找超现实,相较于传统超现实主义画作中不可辨识的形体,体现的是另一种思想变化。

速写 《四月》 40*75cm 程亚杰 1993年于维也纳应用美术学院大师级班

程亚杰2006于新加坡美术馆个展现场

速写 《春》 40*75cm 程亚杰 1993年于维也纳应用美术学院大师级班

幻想写实主义的探索

旧时的笔触,游学的记忆,那是一种快速的能力。抖动的手,能否重新拾起?我的心底,藏着许多的秘密。少女的沉思,催生了四月纷飞的柳絮。把乱发轻拢,一朵云?敞开了春天的风迷!线的飘渺,点的痕迹,色彩的相遇,永远行走在少年的梦里。

程亚杰于1958年出生于北京,先后就读于中国天津工艺美术学校装潢专业及油画专业科系。在1991年,程亚杰带着作品〈银花〉到奥地利维也纳报考幻想写实大师胡特(Wolfgang Hutter)的研究班,因胡特对其作品的肯定,让他破例免试录取。「当时报考的人极多,也有一些人考了几年都没被录取。他们见到我这个刚从中国来的年轻人,都觉得根本没可能考取。」程亚杰回忆道,当时胡特看到他的作品时并没有多做评论,只问道:「这是你画的?」他回复:「是的。」随后,到了发榜时,他才知道自己的名字出现在「特别录取」的榜单上,成为当时学校唯一的华人学生。

速写 《早春》 40*75cm 程亚杰 1993年于维也纳应用美术学院大师级班

程亚杰 创世纪 油画 200*150cm 1992

速写 《某日》 40*75cm 程亚杰 1993年于维也纳应用美术学院大师级班

「胡特教授给我最大的启示是『思考』的方式和看世界的角度,他强调艺术的魅力是创作与发现,而不是复制你看到的事物。」程亚杰表示,他于奥地利维也纳应用美术学院大师级班研习三年,在胡特教授引导下,明确地走上了幻想写实之路。

速写 《夏梦》 40*75cm 程亚杰 1993年于维也纳应用美术学院大师级班

在维也纳研习的经历,让程亚杰在写实油画的技巧上更上一层楼,在艺术思想上也得到新的启蒙。在1994年,程亚杰以作品〈我的宝贝〉入选维也纳著名的「SHEBA」大赛,作品并参与为期一年的欧洲巡回展出。

夏日的黄昏,早春的太阳,那是梦醒的地方,饥渴的时光。微闭一双眸子,舒展满头的青霜,裸露着尘埃不染的白裳。倩影下,陶醉了美丽的模样。低着头,倚靠着云墙,是不是还在思想昨天的忧伤?张开臂膀,昂起头卢,挺直了不弯的脊梁。希望的翅膀,振动起宇宙的洪荒!因为爱,燃烧在滚热的胸膛,淹没了泪水的流淌。路,行走无垠的天上

程亚杰 黑马 油画 120*120cm 2005

赏评:刘学仁

翌年,程亚杰受邀为新加坡前任总理李光耀绘制画像,后续选择移居新加坡。

程亚杰 回归的鸽子 油画 120*165cm

东西方学院派的熏陶

在艺术创作的道路上,技法一直是程亚杰强调的重点之一,也被他视为绘画不可或缺的基本功。他认为,写实绘画的精髓不在于「像」或「不像」,而是要在写实的基础下融入画家个人的思想,将现实世界里的人或物置入画家创造出来的世界,并透过画面的巧妙安排,让观众得以从中获取丰富的想象。而技法正是让艺术家的想象力得以具体化的力量。

从小学画的程亚杰,在1975年考入天津工艺美术学校后,一边进修设计课程,一边研习素描技法和色彩运用,后续进入美院大学部研习油画专业。「当时中国学院派其实就是『苏派』教育(前苏联绘画教育),这种正规的学院训练使学生能打下坚实的基本功。」程亚杰说道。因勤于技法学习,让他在校期间即有相当优异的表现。在1985年,程亚杰以油画〈回归的鸽子〉入选在日本举行的世界大学生美展;并以油画〈银花〉入选在中国美术馆举行的奥林匹克体育美展。程亚杰回忆道,当时他在北京国家体育训练基地观摩运动员练习时,被身穿白衣的柔道姑娘旋转翻滚的姿态所迷惑,而那个旋转的身影在他脑海中幻化为一朵朵的白色花朵,促使他画出具有想象意念的〈银花〉。而这件〈银花〉也是他从传统写实迈向幻想写实的代表作之一。

程亚杰 天际 油画 39*40cm 1994

多年研习创作的经历,让程亚杰受到中国学院派艺术教育、前苏联绘画理念、日本艺术文化及维也纳幻想写实艺术的熏陶,获得丰富的艺术养分,最后确认以超薄的纯古典油画技巧,融合奇异的想象,发展自己的艺术风格。

小熊与洋娃娃的寓意

观看程亚杰的画作,观众可以很容易地辨识出其中的某些图像元素,包括面具、玩偶及塑像,都是他作品中经常出现的主体。这些元素,本身已有独特的文化意涵或时代意义,当它们在不同场景出现,现实中的人、物关系,似乎也出现了变化。尤其程亚杰近期的创作中,鲜艳色彩及奇异的构图,也让人感受到一种融合中国历史、欧洲古典艺术及东南亚神秘文化的吸引力。

程亚杰 在梦中,我遇见了你 油画 100*80cm 2004

对于自己的创作思路,程亚杰表示:「尽管我初期在中国天津美术学院时期,朦朦胧胧地以体育题材创作出幻想作品,但那种无意识的创作中还自然流露出以现实为主体的表现形式,而在维也纳时期则是有意识地去追求和系统的思考创作之路。」他选择入画的元素,像是面具、希腊神话的人物石雕及中国兵马佣的马,都与他生活的场景相关,也对应了不同地域的文化。而90年代时,小熊与洋娃娃系列的出现,正是他当时藉由「暗喻」手法,将大人潜意识里的东西借用儿童玩具中看似「天真」的元素表现出来。「除了在视觉上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更深层寓意是引导观赏者在细部中一点一点去体会、去发现。」他表示。

图版提供/程亚杰

本文由足球押注官网发布于艺术家,转载请注明出处:在日常的真实当中寻找超现实,赏评程亚杰的速写艺术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