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士得假画门,重庆艺术品市场买家比卖家多

成都一群在读的文物鉴定专业学生,正在筹办一个超小规模的艺术品拍卖会。记者昨日从四川文化产业职业学院获悉,该校文物鉴定与修复系学生,将于11月27日举办其首届艺术品拍卖会。

2010年7月,陈子庄作品《山乡村色》在西泠印社拍卖拍出了257.6万元。

       “乱世黄金,盛世收藏”,是中国人自古以来笃信的理财经。近几年,股市、楼市不景气,不少人开始寻找新的投资渠道,古玩收藏、鉴宝拍卖等文化艺术品市场随之人气爆棚。然而由于国内市场文物制假猖獗,防不胜防,不少人将目光投向海外回流文物,认为海外回流文物有漏可捡。那么人们真能捡到“洋漏”吗?

“百年老店”世界拍卖业巨头佳士得也卖赝品?俄罗斯石油大亨、亿万富翁斐克塞伯格(Viktor Vekselberg)就碰上了一回。英国法院在7月27日对斐克塞伯格状告佳士得拍卖行拍卖赝品名画案作出判决,败诉方佳士得须返还他当初支付的170万英镑(约合1750万元人民币)拍卖款。

大部分拍品是我们自己在古玩市场淘的,再由老师帮助鉴定。负责征集拍品的学生郭金辉告诉记者,同学们已经征集到了70余件拍品。由于是学生组织的艺术品拍卖会,这些拍品的价格都不高,征集到最贵的一件,也才8000元。

为何有些重庆藏家带来的真品不能上拍?重庆的文物艺术品收藏市场到底怎样?带着这些问题,我们采访了经历了两天征集和鉴定工作的西泠印社拍卖有限公司总经理、浙江省美术藏品征集鉴定评估专家库成员陆镜清,以及重庆市收藏家协会常务副会长唐肇新。

       “在七八年前,‘海外回流文物’还不失为国内拍卖行招揽买家的一张号召力较强的招牌;而在三四年前,业内大多就视之为一个噱头;随着近两三年‘回流文物’频现赝品,这个牌子已经变味,有点‘臭大街’的味道了。今天在圈内如果说某藏品是‘回流文物’,常常带有讽刺意味。” 文物鉴定专家裴光辉先生告诉记者。

法官在判决书中指出,斐克塞伯格在佳士得拍下的《宫女》不可能是俄罗斯著名画家鲍里斯·库斯妥基耶夫所创作。这意味着佳士得拍卖会上也出现了名画赝品。虽然当下在内地艺术品拍卖市场上,大大小小的赝品纠纷并不鲜见,但作为历史最悠久的拍卖行,佳士得也曝出天价赝品,令远在中国的收藏者也对艺术品拍卖市场捏了把汗。

藏品70%来自学生征集

重庆买家比卖家多

       海外回流文物赝品多产自国内

海外巨头输了赝品官司

据介绍,该系学生目前共征集到77件拍品,按大类分有瓷器、玉器、钱币和书画作品,其中包括清代民窑瓷器、汉代五铢钱、清中期铜胎珐琅彩等藏品。

重庆藏家对于拍卖征集活动的热情和参与度很高,这是其他不少城市比不上的。通过两天的活动,陆镜清感受到了重庆藏家的热情,但也发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重庆买东西(指收藏文物艺术品)的人好像比卖东西的人更多。陆镜清告诉记者,这两天来送拍品的藏家,都不是经常出现在全国各地拍场中的买家,看来重庆的藏家买了好的东西,都是自己留着收藏,不愿意再拿出来。而前来送拍的这些藏家,可能大都不是专业收藏家,而是具有一定的经济实力、对文物艺术品收藏有兴趣的业余藏家。

       “海外回流文物”这个概念其实包括两种情况:其一是从国外或港澳台拍卖行竞拍获得,然后带回中国大陆的拍品;其二是国内的拍卖公司到国外或港澳台征集,然后拿回大陆拍卖的拍品。这两种“回流文物”均存在赝品,比率不低,且呈逐年升高趋势。比较而言,第二种情况下的赝品率要高于第一种情况。

56岁的斐克塞伯格身家约70亿英镑,在福布斯全球富豪榜上排名64位,也是狂热的艺术品收藏家。2005年11月在佳士得,斐克塞伯格以170万英镑的高价拍下了据称是俄罗斯著名画家鲍里斯·库斯妥基耶夫的油画《宫女》,该画据称创作于1919年,画上有库斯妥基耶夫的签名。

其中70%~80%的拍品,是我们自己在古玩市场上淘到的。郭金辉说,系里的同学经常去送仙桥、罗马假日广场的古玩市场淘货,期间也交了不少学费,如今慢慢学到一些辨别真伪的窍门,并征集到不少拍品。再加上一些专业老师的友情赞助,以及向一些收藏家借来的藏品,拍品征集工作已经基本完成。

陆镜清告诉了记者这样一组数据,西泠印社拍卖十年来,来自重庆的送拍人只占拍卖整体的约千分之一,而来自重庆的竞买人却占约千分之三。也就是说,在较为专业的收藏中,重庆买家是多于重庆卖家的。根据这一特点,西泠印社下一步将考虑在渝举办拍卖精品巡展。

       “这些赝品大多是中国内地制造的,少数是国外或台湾制造。” 裴光辉说。赝品最多的是书画、瓷器、青铜器、玉器和硬木家具工艺品五大类。瓷器赝品主要出自景德镇;书画赝品主要出自河南、江浙和山东;青铜器赝品出自河南和陕西;玉器赝品多出自辽宁、安徽和苏州;硬木家具工艺品多出自广东中山和福建仙游。

这幅名画《宫女》曾于1989年在佳士得拍卖过一次,当时成交价格为1.9万英镑。2005年时,尽管估价为18万至22万英镑,但拍卖时价格一路飙升,最后以170万英镑落槌。当时竞价失利的一位俄罗斯收藏家Natalia Kournikova称,这个价格“纯粹荒谬”。但是斐克塞伯格志在必得。

这些东西虽然市场价格不是很高,但都是真东西。对于学生们征集来的拍品,负责指导的专业课老师李琳如此评价。李琳举例说,比如一只马家窑陶罐,虽然历史价值较高,但经济价值偏低,市场售价仅十几元,此外还有一些汉代的小件、晚清民代的瓷器,毕竟是初学者,已经相当不错了。

曾首推陈子庄专场拍卖会

       去年,某专业艺术品网站发布了一份涉及中国文物的《地下作旧产业调查》。该调查对中国庞大的文物造假体系产业链进行了分析,并对文物造假按照类型进行分区。其中书画主要分布范围:北京、南京、天津、西安、江苏。重灾区为天津(鼓楼地区)、北京(潘家园、琉璃厂)、南京(夫子庙和清凉山古玩市场)。

在拍卖交易完成后的2009年,斐克塞伯格的一位艺术顾问提出质疑,认为画面上库斯妥基耶夫签名使用的颜料在画家1927年去世时尚未发明。专家称,该作品可能是某个默默无闻的小画家为了谋生,才临摹了《宫女》,目的是让自己的作品好卖一点。

李琳告诉记者,这批学生仅学了一年的理论知识,对于瓷器还处于概念性了解的阶段。而今年结合实践,带他们看了很多实物,有康熙的青花、民国的精品,也有很多赝品,对比真品和赝品,他们的能力提高很快。

其实西泠印社拍卖与重庆的情缘早在几年前就已结下。陆镜清告诉记者,西泠印社拍卖曾在全国范围内首次推出了重庆本土名家陈子庄的专场拍卖会,将陈子庄作品在拍卖市场上的影响力从西南地区带到了全国。早在2005年西泠印社拍卖就首次拍卖了陈子庄的作品,从2009年春拍开始,西泠印社拍卖开始大规模地推出陈子庄的作品,直到2010年7月,举办了仰之弥高陈子庄书画作品专场拍卖会。

       书画是艺术品市场上炙手可热的门类,亿元天价的拍品也都是由书画作品创造,张大千、齐白石等大师的作品被藏家们追捧。数量最多的仿制书画也都是这些大师的,有的还配上某某权威机构的鉴定证书,更有甚者还有艺术大师和原作的合影照片。

斐克塞伯格因此要求佳士得退款。而佳士得的专家一口咬定该画为真迹,他们认为签名颜料在1919年已经发明,只是在1930年代才大规模投入使用。他们同时表示,如果该画看起来艺术水准一般,也许是因为那是库斯妥基耶夫为了糊口的匆忙之作。

拍卖虽小流程一环不少

这是全国第一个陈子庄作品的专场拍卖会。陆镜清给记者介绍说,当时推出的81件陈子庄作品全部成交,总成交额高达1933万元,成交价最高的拍品是陈子庄1972年创作的《山乡村色》,成交价高达257.6万元。

       印刷品复制成为书画作伪新风向。据某媒体报道,内地一位鉴赏专家称他在台湾一饭店卫生间发现一幅明代大家王宠的书法真迹,估计市值至少1万美元,感慨饭店竟把名家真迹放在男厕。并称“可用学术声誉担保,一定是真迹。”事隔两天,台湾故宫博物院出来澄清说真迹原作现保存在台湾故宫库房内,并未流失民间,饭店挂的只是一件印刷品……因此,书画高仿真印刷品在高科技的支持下目前已达到以假乱真的程度。

该案法院听证会持续了20多天,在法庭上,斐克塞伯格聘请了一大批顶尖艺术品专家证明《宫女》为赝品。被告佳士得拍卖行的专家团队则坚称画作为真品。

别看只是学生办的拍卖会,可是一个艺术品拍卖公司所涉及的机构:拍品征集部、保管部、鉴定及定价委员会、资料部、策展部、财务部、宣传部以及拍卖师等一样不漏。

陆镜清回忆,当时他们从全国各地及国外征集到了这批陈子庄的作品,最后发现其实大部分作品都是从重庆和四川流传出去的,而最后参与竞拍的买家大部分也来自这两个地区。

       此外,马来西亚和台湾在上世纪七十年代起就仿造了不少元代青花瓷,有一些当元青花真品捐赠给国内博物馆,这些赠品部分是在海外拍卖行上拍时的流拍品。另外,十七世纪以来荷兰代尔夫特、德国迈森和日本伊万里瓷器都有大量仿造中国瓷器的作品,这些作品也被当做是中国明清瓷器“回流”。

法官纽维(Newey)最终在判决时表示:“我认为在这个问题上完全确定是不可能的,我的任务是在平衡可能性的基础上确定真实性。在我看来,这幅《宫女》更有可能是库斯妥基耶夫之外的其他画家的作品。因此,斐克塞伯格有权取消本次交易,拿回自己的钱。”

拍卖师由3名同学担任,拍卖底价则在老师指导下,由鉴定及定价委员会完成。郭金辉介绍说,征集到拍品后,先由保管部登记拍品、粘贴标签,然后鉴定及定价委员在老师指导下进行估价,我们定价,除了参考市场价格,还会考虑画工、釉水、器型以及是否瑕疵等。

真品不一定都上拍

       仿古艺术品海外“华丽变身”

值得注意的是,法官也只是认为斐克塞伯格买到的画很有可能是赝品,关于这幅画是否为库斯妥基耶夫的原作,法律界同拍卖行、专家同专家之间的争议和疑问并没有因判决而完结,甚至不排除这幅《宫女》再次出现在市场上,或者通过私下洽谈进行交易。

目前资料部已经对选定的拍品进行了拍照,编制拍卖图录,同时拍卖会将制作号牌,每个号牌将收取50元押金,相当于拍卖公司的保证金,如果没成交将退还押金。

在征集现场,不少重庆藏家带来的藏品被专家鉴定为真品,却没能被征集上拍,陆镜清给记者解释,出现这种情况是因为重庆藏家带来的很多藏品是重庆一些本土艺术家的作品,而这类艺术家的作品在全国还不具有市场。

       海外游走的国内仿古工艺品如何回国变身为“真品”?裴光辉给记者画出了一条路径:内地制造的现代赝品先经包括拍卖行在内的古董商以“仿古工艺品”送出海外,一到海外古董商马上让它们摇身一变成为“文物”;或“自我征集”带回国内拍卖,那些入关的手续就成了“回流文物”的凭证;或委托海外拍卖公司拍卖自我拍回,再拿到国内拍卖,这就成了“回流文物”。业内称此类“回流文物”为“假海龟”。

内地赝品纠纷不断

据了解,拍品中除了一件清中期铜胎珐琅彩定价在8000元外,多数拍品价格都在几百元,还有部分有瑕疵的古玩将以无底价形式拍卖。

拍卖公司分地方性拍卖公司和全国性拍卖公司,西泠印社作为面向全国的拍卖公司,征集的拍品一定要是在国内甚至国际上具有一定影响力的艺术家作品。陆镜清介绍说,如果地方名家成为全国名家,也会征集他们的作品,比如说像陈子庄那样的艺术家。

       另有“真海龟赝品”,就是回流物是民国以前乃至清代的赝品,早年就在海外,但当成更早的真品带回。如故宫曾重金从香港拍卖会拍回一件号称明代成化的青花狮子钮盖罐,其实是近代仿成化的赝品。

2011年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的交易额达了975亿元,拍卖公司数量、拍品规模都是10年前无法想象的,但赝品现象也随之不断浮出水面,有信誉的大拍卖公司赝品纠纷相对要少,而个别小拍甚至出现假画、假古董泛滥,真品难觅的情况,画家或亲属到拍卖会上打假,收藏者状告拍卖公司拍假不时见诸媒体。

李琳笑称,由于是学生拍卖会,拍品价值并不高,规模连小拍都算不上,但这是一个很好的练兵过程,通过熟悉流程,他们即使进入正规拍卖公司,也可以很快上手。

陆镜清建议,重庆藏家应放眼全国甚至全世界,多看看大型拍卖公司的拍卖会,寻找真正的硬通货进行收藏。可以去博物馆、美术馆多看展览,提高收藏品位,而在参与拍卖的时候要选择有信誉的大拍卖公司,多看、多学、少买。

       国内拍卖公司到海外征集拍品,国内收藏投资机构从海外拍卖行拍获带回,以及海外人士捐赠给国内博物馆。看似简单的三种海外文物赝品回流渠道之背后常有“曲线救国”的利益输送。

以至于如今谁在拍卖会上买到了赝品,如果不是花了大价钱,似乎都已经触动不了人们的敏感神经,只有一些天价赝品纠纷能引起收藏界震动。

鉴定人才仅靠学校教育还不够

专家观点

       裴光辉介绍,海外艺术品市场规范经数百年的探索和实践(两大拍卖公司苏富比和佳士得都成立于中国乾隆年间),已经十分成熟和完善,这方面中国的艺术品拍卖市场还落后一大截。但这仅仅是在制度方面。制度保证了拍卖行暗箱炒作、徇私舞弊的空间十分狭小,但是制度遏制不了人性的贪念,制度也不可能自动产生高水准的鉴定家,鉴定水平之高低主要关乎鉴定家自身之修为,所以拍假和假拍同样存在。从比率上看,拍假的情况要远高于假拍,而中国内地则是“两高”,即拍假和假拍比率都高。

早在2008年,吴冠中油画《池塘》赝品官司曾引起了轩然大波。一位上海收藏者在拍卖会上花230万巨款购买了吴冠中画作《池塘》,之后有人质疑藏品可能有假,收藏者便带着油画找到吴冠中先生,经吴冠中先生认定该画系伪作,并在外裱玻璃上题写了“这画非我所作”。

近年来,文物收藏行业风生水起,使得专业鉴定人才需求激增。以前,这方面的人才大都是通过师徒之间的口口相传来培养。如今,通过学校集中的填鸭式教育,是否可以达到鉴定界对眼力的要求呢?

重庆市场上赝品不少大藏家都不愿意出手

       近年国内文物高仿品在国外拍卖行被当成真品拍卖的情况已屡见不鲜。国外拍卖行的鉴定人员普遍缺乏对日新月异的内地高仿品作伪手法的情报跟踪,对中国文物的鉴定思维和鉴定方法陈旧落后。这是导致国外拍卖行‘失手’拍出赝品的主要原因。而内地古董商利用国外拍卖行对中国文物鉴定的先天不足和局限,将高仿品委托其拍卖就成为一个次生的事件。

手握鉴定证据的收藏者随即将拍卖公司和卖家告上法庭。然而,由于不能证实拍卖公司及卖家事先知晓该画作系赝品,法院根据《拍卖法》免责条款驳回了收藏者所有诉求。

李琳告诉记者,文物鉴定需要很多积累,通过两三年的学习就达到高级鉴定师的能力显然不现实,我们培养学生的目的是让他们学习一些基础的鉴定知识,随着工作中的慢慢历练,才会越来越好。

陆镜清告诉记者,重庆藏家带来的大部分藏品都是赝品。赝品比例超过了80%,有的藏品甚至假得离谱。陆镜清解释,在其他城市征集,也有大量的赝品出现,但重庆有部分赝品作伪程度太低,藏家需要注意。

       近十年来,回流的天价国宝出现的赝品率相当高。2005年以1568万英镑(约合2亿元人民币)的“元青花鬼谷下山图罐”、2010年以4亿元拍卖成交的所谓黄庭坚书法《砥柱铭》和以5160万英镑成交的“清乾隆粉彩镂空瓷瓶”等等都是漏洞百出的回流天价拍品。其中《砥柱铭》在拍卖之前更是被某银行设计为一款信托资金高达4亿元的金融产品,给投资者造成经济风险实乃不言而喻。“近年越来越多的大型国有机构热衷于搞艺术品投资,成立艺术品投资基金,天价购买‘回流国宝’,其背后存在的利益输送一言难尽。” 裴光辉直言评判。

2010年6月,北京一家拍卖公司以7280万元的高价成功拍出了名为《人体蒋碧薇女士》的“徐悲鸿油画”。该油画有徐悲鸿长子徐伯阳出示的“背书”,内容为:“此幅油画确系先父徐悲鸿的真迹,先父早期作品,为母亲保留之遗作。徐伯阳2007年9月29日。”

一些大鉴定家,经验全凭累积出来的。省收藏家协会秘书长吴道明认为,鉴定既需要理论知识,更需要实践经验,所谓火眼金睛的眼力是靠练出来的,除了要有机会多接触真品,与赝品对照研究,还要去除急功近利心态,苦心钻研才能有所成就。

收藏家协会常务副会长唐肇新则告诉记者,赝品现象确实存在,一方面因为重庆的收藏家出现了断档,另外重庆的艺术品市场起步较晚,很多好的艺术品都已经流向了外地。我建议重庆收藏爱好者多去三峡博物馆、重庆美术馆看看,不要一开始就选择中兴路旧货市场,要多看好的、对的东西。

然而时隔不到一年,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首届研修班的10名同学联名发出公开信,声称前述“徐悲鸿油画”实为当年他们的习作。公开信中说:“《人体蒋碧薇女士》这幅油画,是我们研修班第二学期某一位同学在1983年5月里的一堂人体油画课习作。习作模特是江苏农村来北京工作的年轻女孩L。”不过,这个沸沸扬扬的拍卖徐悲鸿油画赝品事件至今还是个迷局。

编辑:admin

陆镜清告诉记者,他们来重庆之前,判断重庆藏家应该以近现代大师留存的书画作品为主,但在现场却看到送书画和送瓷器的藏家比例差不多。而征集到的拍品,除了一件石涛的作品估价600万元以外,其他藏品估价都较低。

实际上,真正在艺术品市场上摸爬滚打过的收藏者,决不会相信拍卖会是一个完全没有赝品的市场,它同地摊、古玩市场的区别除了交易公开规范外,就是在于真品比例更高一些。在内地拍卖公司中,哪家的瓷器拍品质量高,哪家的书画好,哪家的拍品假多真少,小拍谁能捡漏谁会“交学费”,对此收藏圈里都有一个公认或者口碑。

对此,唐肇新认为,西冷是没找准藏家,重庆有很多藏家收藏有很多好的艺术品,但他们都不愿意将这些艺术品出手。所以会选择一些小件。唐肇新表示,到征集现场的藏家不能完全代表重庆藏家的收藏体系,据我所知,重庆就有不少收藏文房杂项、古籍善本的大藏家,他们如果愿意拿出一部分藏品来,一定会让拍卖公司眼红。

行业漏洞导致浑水摸鱼

藏友支招

在近日“收藏寻城记”武汉站的论坛上,北京匡时国际拍卖公司董事长董国强坦言,拍品保真等于说自己包治百病,这纯属“吹牛”。他以书画拍卖为例,中国历代都有书画造假的情况,对于当代书画,画家本人、画家学生、家属都可能提供虚假信息,无法保真。而古代的书画更是难保真,“郑板桥去世几百年了,当时看过他画画的人都不在了,没有见证人,没有录像,谁能百分之百说他的画都是真的?”

正规公司不会提前收费拍品成交后才会收佣金

除了艺术品本身的特殊性、复杂性,专家鉴定也作假令收藏者非常头疼。专家将赝品鉴定为真品,有两种可能:一种可能是专家确实眼力不行,知识欠缺;还有一种原因涉及到专家的人品和道德操守,拍卖公司要赚取佣金,佣金又跟随拍品的拍卖价格浮动,专家鉴定同拍卖公司、委托人利益息息相关。

我把藏品交给你们公司拍卖,收不收费用哦?这个问题是很多藏家来到现场后询问的第一个问题。

其实,在拍卖流程设计中是有一个评估鉴定环节的,为保证拍品价格适中,拍卖公司在印刷图录前会召集专家团,对所征集的所有拍品逐件进行综合评估鉴定。这意味着拍卖公司评估鉴定的是拍品的商业价值而非真伪判断。

一位重庆藏家告诉记者,他这次带了几件铜器和杂项来。有的专家说不对,有的又不符合上拍标准,所以我的藏品都没被选上。但这位藏家却主动告诉记者,这家拍卖公司拍前不收任何费用。我这次带过来的一件铜香炉,以前就有一家拍卖公司给我说能卖20万,然后让我交了宣传费、保险费、保管费等6000多元,结果根本没拍出去。他告诉记者,只要拍卖公司提前向卖家收取费用,这样的公司都不正规。

拍卖公司一般对真伪避而不谈,因为按照《拍卖法》第六十一条规定,拍卖人只要在拍前声明不保证拍品真伪,便不承担瑕疵担保责任。1997年《拍卖法》开始施行时,内地的艺术品拍卖市场尚处于起步阶段,这条法规制定的初衷是为保护拍卖公司合法经营,不料现在却成了拍卖公司的赝品免责金牌。有了免责条款的庇护,一些拍卖公司对赝品上拍自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陆镜清告诉记者,此次拍卖拍前和流拍都不收取任何费用,只有拍品成交之后,才按照合同约定收取一定的佣金和相关费用。

拍卖会上的赝品现象也引起了有关监管部门的注意,7月6日国家文物局出台了《关于进一步做好文物拍卖标的审核工作的意见》,对文物拍卖专业人员的规范等内容做出明确规定,标的报审材料中,须有本企业文物拍卖专业人员标的征集鉴定意见,对出具虚假征集鉴定意见、造成不良社会影响的,取消其专业人员资格。

编辑:江兵

毕竟,行业的规范、鉴定专家和机构的培养都不是一蹴而就的,理性和诚信这两大市场精神也会日渐引起从业者的关注。而收藏者自身更要有专项的学习和研究,如果没有相应的功夫,盲目投资,就会出现钱多人傻的笑话。董国强建议,藏家应提高自身专业素养与眼力,增加知识积累,不盲听盲信,同时结合专家意见,尽量做到防患于未然。

本文由足球押注官网发布于艺术家,转载请注明出处:佳士得假画门,重庆艺术品市场买家比卖家多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